【石切婶】纪念

*短打,两人已交往设定

*私设如山,OOC都算我的

——————————————


近侍巡夜回来时,发现出门前给自家主上铺好的被褥还空着,当事人一反常态的没在被窝里躺平或是翻滚,却是蜷着双腿坐在矮桌前捧着个小本子不知在写些什么。


「是日记啦!」审神者这么说。


对于这个突发性行为她的解释是,仔细想来自己就任也有一段时间了,和大家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好像发生过不少值得纪念的事情,如果全都记下来的话,以后办周年庆时不就可以做一场内容充实到足以吓刃一跳的演讲了吗?


除开某个奇怪的要素,石切丸认为这种做法还是值得肯定的。


受到鼓舞的审神者顿时欣喜万分,她立刻将小本子翻到第一页想把刚才写好的部分声情并茂地念(或者是朗诵)给他听,准备开口时又忽然想起,预定的时间似乎快到了,再去最后一趟就能把今天份的个人任务彻底完成,然后回来继续她的记录大业。想到这里,她一下子蹦了起来,兴冲冲拉着石切丸就要出发。


「等一下。」男人俯身捡起那件在审神者被子上胡乱堆着的浴衣。「把这个披上吧。」


「?」她歪头表示不解。「石切你傻啦,现在是夏天,晚上出去不会着凉的。」


「倒不是因为那个……只是……」


御神刀少有的表现出了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姿态,审神者顺着对方来回游移的目光看了看自己,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只穿了件单薄的夏季睡裙,里边上下只有件巴掌大的布料不说,左肩一侧的吊带还差点就要滑落,虽然平心而论这并不是什么款式糟糕的衣服,但就这样出门的话,碰见其他人也总归是有那么些许尴尬的。


当然,石切丸的本意远比「尴尬」要远得多得多,但好在尽管审神者只理解到了其中最浅的那一层,也还是很顺从地披上了浴衣,紧抓着日记本的那边手还顺带着把衣襟合了合,而另一只手则乖巧又熟稔地伸向了他。


一路无事。


刚走进锻刀房的两人一眼就瞧见了火光,很明显前一批的炉火仍未熄灭,以灵力显现的充满现代感的倒计时挂牌悬在一旁,上边显示的数字是00:09:48。


审神者盯着炉子看了一分钟,感觉被火焰晃花了双眼,又盯着挂牌看了一分钟,感觉漫长得如同半小时,几秒后终于取下了夹在封页上的笔,用笔盖去戳石切丸的腰。「还有几句这段就能写完了……」她打开本子指着某一行示意,「在此之前就麻烦石切注意时间啦。」


近侍应允下来,这本就是他的职责之一。


于是审神者开启了写写画画模式,随着时间推移神情越发专注,直到倒计时结束刀剑成型,直到石切丸把它们收好放在一边(保持本体形态的原因自然是这里早已存在与其相对应的付丧神,一般情况下,只有最先来到本丸的那一振才会拥有意识并自行显现出人身),直到更往后都处在浑然忘我的创作状态。


「刚出的两振都是大和守安定。」


「那么新的配比……」


「按照之前那样就行了对吧?」


对于近侍的发言审神者通通回以一个嗯字。


「哦呀,这次是3小时20分呢。」


「嗯。」


几秒后总算有了点别的反应。「啊,那就用个加速符吧。」


符上的灵力开始发挥作用,火光中有人形缓缓显现,在他身后是更加耀眼的五彩光斑,原先的红黄逐渐被淹没覆盖,整个锻刀房内都被映成了绚烂的色彩。这种情况要放在平时,审神者肯定已经紧拽着石切丸的衣角或是袖子满脸激动,手劲大得能隐约听见布料撕裂声,可现在一直低着头的她仅仅是稍微注意到了笔下纸张的颜色变化,顿住半秒又继续写写写了起来,异常耿直地没往其他方面想。


「主上,是五花的颜色呢。」


「嗯。」


「来祈祷新伙伴能有活跃表现吧。」


「嗯……诶诶诶诶诶!!!!!!!!」她顶着一串差点就能捅破锻刀房天花板的感叹号猛地抬起了脑袋。


光彩褪去,一身红黑衣装的太刀付丧神出现在两人面前,身材纤细,面容清秀,是个黑发少年的模样。


「吾名为小乌丸。与外敌作战是吾之命运,即使已过千年也仍未改变。」


直到最后一个音节落地,审神者才真正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急忙合上本子收进袖中,又尽量把衣襟拢得齐整,然后掬起一个显然还没怎么准备好的笑容。


「小、小祖——咳,小乌丸先生,欢、欢迎来到这座本丸!」


……


半小时后,给(某种意义上并不新的)新人带完路又帮忙将房间收拾妥当的石切丸回到了审神者的寝屋。


「啊呀,还在写呢。」他去到她身边坐下,看了看那由于握笔而微微泛白的右手骨节,又把视线转到她脸上,久久地看进那双与自己发色相近的眼眸。


「这不是又发生了新的大事件嘛,而且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审神者张口就抛出了从某刃那里学来的口头禅。「限锻出货这种传说,竟然真的存在啊!」她停下笔,用左手勾勾指头示意身边那位把脑袋凑近过来。


然后极其响亮地在石切丸脸上啾了一口。


「所以说我家石切真的超棒的!」


「是主上今天的运势好。」他摸摸她的脸,拇指指腹轻柔地来回抚着眼眶下方那一圈皮肤。「但是,时候不早了,主上该抓紧时间快些写完才是。」刚才亲过来的时候就更加清晰地确认了,往日里流转生辉的双眼已经略显疲态,然而它的主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是是是~最后一句!」审神者低头,笔尖开始划动。


她用那种小孩子惯用的读写模式边念边写道。「今,天,也,最,喜,欢,石,切,了——好,圆满完成!收工睡觉!」


「嗯?」石切丸仔细回想这本日记的初衷。「这个也……?」


「这当然是值得纪念的事情啦。」


她展开双手做了个夸张的比划,在动作的收尾处顺势抱住了他。


「而且是最最最最最最高级别的那种纪念哦。」


————————————————


※???.jpg

做完本家日记想顺手写个小段子12,不知不觉就……哪里会有这么长的段子啊摔!

不管啦日常表白papa1/1!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