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竹风夜梦·下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交往前提,各种私设/ooc预警

*emm已经在隔壁签到满一个月,才终于把这个坑给填了(突然沉默.jpg)本篇有隔壁角色×1出现

*上文请走→传送门←

*画风不同不是错觉!时隔太久文笔已经飘到了远方QwQ

——————————


达成共识的两人相继起身。


不一会便有暖色的光从屋角流泻开来,映亮整个房间,障子门上的方格被一一铺满,从屋内看去仿佛刚才的竹影从未存在过一般。


大约十分钟后,石切丸的素色寝衣外边总算叠上了深深浅浅的绿,而审神者只是简单加穿了件蓝底蝶纹的浴衣,腰带也显然是随手绑的,早早就站在边上进入了待机模式,脸上挂着一副习以为常...

【活击/刀剑乱舞】第七话

个人观后感,想到哪说哪

大概有剧透_(:з」∠)_


1.开头误以为走进灵异片场


2.一队战斗力&机动值爆表,当初二队苦战到差点【】的大太刀在这边被随手一刀一只,切菜一样轻松我的天


3.源氏兄弟可爱到炸,这么能打的时尚超模请给我来一对谢谢


4.大典太在各种意义上的霸气十足,徒手干架似乎是常事,雷声过后更是气场全开,看到有个评论说B阶无误顿时笑出声


5.被被超绝可靠,太可靠了,感觉无论是出阵还是带队都已经非常冷静老练,真是太卡酷一了!


不过,在这样的设定下看到他突然停下脚步感慨大家都是名刀而自己却的时候,我竟然莫名觉得有那么一丝...

【石切婶】纪念

*短打,两人已交往设定

*私设如山,OOC都算我的

——————————————


近侍巡夜回来时,发现出门前给自家主上铺好的被褥还空着,当事人一反常态的没在被窝里躺平或是翻滚,却是蜷着双腿坐在矮桌前捧着个小本子不知在写些什么。


「是日记啦!」审神者这么说。


对于这个突发性行为她的解释是,仔细想来自己就任也有一段时间了,和大家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好像发生过不少值得纪念的事情,如果全都记下来的话,以后办周年庆时不就可以做一场内容充实到足以吓刃一跳的演讲了吗?


除开某个奇怪的要素,石切丸认为这种做法还是值得肯定的。


受到鼓舞的审神者顿时欣喜万分,她立刻将小本子翻到第一页...

【也许是个没什么必要的前言】

但你明明blabla说了很多

唔是这样哒

自己有时候呢会念叨一些自家本丸的日常,比如沟了锻了捞了之类的琐碎小事,但其实就……挺不好意思的(;д;)总感觉是在打扰首页

[ ↑此说法仅针对自身,我自己刷首页看到关注的小天使们分享自家事情都觉得很萌很有趣的www ]

可又想着能有个地方留下这些点滴,生怕自己以后就给忘了(。

所以决定单独开出这么一篇本家日记

以半个月为期,即每月仅发两次,记录那些对自家本丸而言有纪念意义的大小事件,今后会陆续把以前发的整合到这边

这样既不会打扰首页,也能让主页更加整洁

٩(๑❛ᴗ❛๑)۶

那么,以上

感谢之前包容我念叨刷屏的小天使们w

退退真的好乖啊!
回来第一天就有好好干活了!
一期尼真是带jian领gong有方!

明天也辛苦你们继续种田啦!
现在就休息会儿和婶婶一起看药研寄回来的第一封信吧QvQ

【刀剑乱舞×梦间集】当他们一起走在路上

本篇由梦间集代表队集体发言

台词均来自一队队长进图语音

突发性脑洞,非CP向,只是友好交流

有什么OOC都算我的(。・ω・。)

——————————————


【1】神雕 与 石切丸


「你怎么这么慢?上来,背你一程!」

「……」

御神刀抱以歉意地笑了笑,倔强地牵紧小云雀的缰绳,目光坚定,昂首向前。

#对不起papa我又黑了你机动#


【2】绿竹棒 与 粟田口家


「不管前方有何艰险,我与兄弟们同在!」

藤四郎们握着小拳不住地点头。

……我与弟弟们同在。特意走在最后方的一期一振这么想着。


【3】飞燕 与 ...

【石切婶】归夜

*石切丸x女审神者

*私设/ooc都算我哒

*听闻日服阿官实装了留守语音

*我:[垂死肝刀惊坐起.jpg]  终于操起键盘码了点字

(键盘:???)

*文末肉渣预警

——————————————


她蹑手蹑脚地放下拎着的鞋,拉开幛子门踮起足尖侧着身子钻进屋内,又轻轻悄悄地把门合了个严实。


虽说这种行径有着微妙的即视感,但其实也并非在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只是因为审神者从现世赶回来的时候,本丸这边已经是大半夜了,为了不影响大家休息,她才会像个贼一样溜进自己寝屋,嗯没错,理由别无其他。


「!!!」


摸索着朝记忆中壁橱所在方向挪动的少女突然被什么...

修仙党の胜利!

药总和今剑小天使你们先和退退一起收拾行李哈

等今晚更新后就三个人一起出发吧www

(所以这跟修仙有什么关系啊摔

—————————

等等我现在才知道

原来极化修行一次只能去一个人啊

emm没关系,不就是鸟鸟鸟吗氪就是了!

一边肝刀一遍花丸N周目
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第六话婶婶发烧的剧情里
来驱邪的papa喊了「主公」即阿鲁基呢

[突然开心.jpg]

毕竟他的游戏语音一次都没提到过对审神者的称呼QwQ
之前还一直猜想到底是会怎么喊
虽然自家的设定就是喊主上但emm怎么说呢现在突然有种得到阿官验证的感觉/////
这句阿鲁基我能听一万遍!!

以及
他真的炒鸡温油
婶婶吃面的时候还守在外边笑眯眯的
(p4)

papa我也生病了啦我也要你来照顾亲亲抱抱才能好起来啊啊啊(打滚

修仙肝1200战
意外接到小酒鬼二号机
深夜摸黑回本丸真是辛苦了
明天再找你一号机尼酱喝甘酒啦
现在快去洗把脸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