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祈祷和药一个都不能少

*石切丸x女审神者

*短打,交往前提,私设/OOC预警

*有借梗花丸第七集

————————


「这次……」话刚说到一半,审神者表情奇妙地停住了,小脸上挂着点微红,就这么定定地与端着什么走过来的近侍四目相对了好几秒——


然后无比响亮地打了个喷嚏。


「呜……」她抽了抽鼻子,扭回脑袋对上石切丸的视线,下半张脸躲在纸巾背后,怯意明显的语气听起来委屈又自责。「这次是真的要向石切祈愿病愈了……」


头顶仿佛耷拉着可见的犬类耳朵。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弱鸡了。


明明跨年夜的时候还和本丸的大家、和最喜欢的御神刀一起去神社做了参拜,许好了各种新年愿望,笑着和他们说新的一年作为审神者绝对会更努力的,结果居然没过两天,就成了现在这副涕泪共纸巾一色喷嚏与咳嗽齐飞的病患模样,刚鼓足的干劲还没来得及施展一二,便像个意外漏了气的气球,被迫着一点点瘪了下来。


这样算是哪门子的努力啊摔!


「……嗯,」头顶传来温热厚实的触感,少女眨眨眼回过神,及时地收到了近侍音画同步的回复,「主上好好休息,其他一切都交给我吧。」


「毕竟来到本丸之前,治疗就是我的本职工作呢。」


一如既往的可靠沉稳。


一言一行都令人安心。


可是。


她还是不小心看清了,他神情里那份掩不完全的紧张与担忧。


仔细想想这次虽然只是场小感冒,却是她在这座本丸将近一年时间里的第一次生病,站在刀剑付丧神们的立场这也同样是第一次,对此毫无实战经验的他们会感觉到无措也是难免的……吧?她今天一直躺在屋内,听说外头都已经快要乱套了,单是厨房那边好像就因为乌冬面的口味问题激烈讨论了很久,以至于最终送过来的那一份,上边的配料杂得有点惊人。


嘛,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凝聚着大家心意的乌冬面,真是份相当隆重的新年大礼了。


想到这里审神者忽然感觉恢复了点元气,急忙把思绪接回刚才的话题,只是实际表现似乎有那么点突兀。


「那个……」她拉下近侍伸过来的手,用脸颊蹭了蹭掌心,「我一直都很想看看石切是怎么祛除病魔的!所以今天就拜托了,御,神,刀,大,人。」


头上无形的耳朵这下是真没了,因为这人已经突发性地切成了猫系。


「……」反反复复打量了好几眼,石切丸总算确定了自家主上不是由于病重而发生了崩坏,神色随之和缓不少,回话的语气也更轻松了一些。「主上想看的话,当然可以。」


「不过在那之前……」


他反握住她的手,抓稳着放到了别的地方。


……


温暖的,坚硬的——


碗。


而且是盛着气味微妙颜色难言成分不明的液体的碗。


「???……诶?!!!」


少女慌张的惊呼中,石切丸笑意吟吟。


「在那之前,请主上先把这个喝了。」


「我不!」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拒绝,不出片刻又换上可怜兮兮的绵软语气重复了一遍。「我不……石切我不想吃药QAQQQ」


「哦呀,这可不行。」相比之下付丧神一方的拒绝显然从容许多,之后更是不疾不徐地对那碗药进行了详解,staff的豪华程度丝毫不逊于之前的乌冬面集团。「药研殿的配方,陆奥守殿带着远征队从江户采回来的药材原料,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帮忙打的水,以及……」


「……那么最后是,您的近侍把控刚好的火候。这样汇集了同伴们努力的药,治愈的力量可一点都不比祛邪差呢。」


「你们这……我……」遭遇了人数压制的审神者感到非常拙计,支支吾吾说不出句完整的话。「它……」


……可以加糖……吗?


「至于味道我也尝过了,不太苦的。」像是被读了心一般,她听见石切丸这么补充说着,既通情达理又善解人意地,斩掉了她想把它当成咖啡或者别的什么饮料进而能拼了老命加糖的妄想。


「好嘛好嘛我喝!」审神者心下一横,表情悲壮宛如就义英雄,眼底闪过疑似不屈的光。


然后她英勇地说。


「一个条件,石切喂我就喝。」


……


那之后到底是怎么喝完了药,又是怎么睡过去的,少女已经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药碗见底的时候,自己整个人都变得热腾腾晕乎乎的,被动作轻柔地掖着被角,是她沉沉入梦前最后一点残存的印象。


其实呢,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如果还有下次,肯定也还是会小孩子般闹腾到让他不得不用出大人的喂法的吧。



END

————————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