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小段子6】安眠

「…… 」

黑暗中有什么在窸窣作响,还伴了一声轻浅绵长的鼻息。


近侍终于打算开口了。

他向来都等在审神者入睡之后才合眼休息,今晚也不例外。所以她的每一次翻身,他都默不作声地记着。

而现在,那个数字已经达到了他认为应该主动询问的程度。


「主上。」

「……诶?石切……还醒着呀。」

「一直辗转反侧呢,看起来像是失眠了……心里有什么事情吗?」

「唔,那个……是不是吵到石切了?翻来覆去的真是抱歉,我……」

「还是说因为屋里有些闷热?毕竟入夏了呢……我去把团扇拿过来吧。」

「不是啦,不用。石切……待在这里就好。」


说话间他被紧紧攥住了。

先是衣角,后是手。力道不大却带着难明的意味,仿佛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一样。


「好。」

近侍应声,回握住那只小手,拢起袖子端坐在榻边。

他知道自家主上每从现世回来情绪都有所波动,但这次似乎尤为明显。

「那,我来念一段安神静心的祷词吧?……也许可以起到助眠的功效呢,在各种意义上。」


「摇篮曲。」

「……嗯?」


「想听石切唱摇篮曲……可以吗。」

黑夜中她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看向他的眸子里有细碎星辰。


「哦呀,这可真是……特别的愿望啊。那么,在听之前要先闭上眼睛哦。」

他揉揉她额前的碎发,清了嗓子轻声哼唱起来。


「♪ 夜よ、夜よ、星屑の夜よ……」


沉静如水的声音在耳边漾开,眼前依稀浮现出漫天星河。

……果然很治愈啊,这柄御神刀。

稍稍放空了思绪的审神者如此想着。

唱词隽永,曲调悠长,如同一阵阵抚过沙滩的舒缓浪花,散发着安定人心的力量。古朴厚重的历史感流淌其中,偶尔翻涌起一丝物换星移的悲凉。

她能感觉到此刻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温润目光,却也能想象他彼时俯视世间沧桑的深邃模样。


……难免还是会感伤啊。

……人类对于刀剑付丧神而言,是转瞬即逝的存在吧。一旦结缘,便注定要有离别,就好像……刚在现世看完的那段故事一样。

……「正因为短暂才弥足珍贵」这种话,安慰不了自己呢。


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相处的时间变得更加漫长才行……


「呐,石切……」

她拉过他的手,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略显粗糙的掌心。

「来做些……更有利于睡眠的事情吧?」


……


当晚,审神者在陷入梦境之前,又隐约听见了歌声。

「♪ 寝ん寝ん……」

……真是太温柔了啊。

……会让人忍不住想哭呢。


但她终于是睡着了。


——————————————

※石切婶小段子系列《清晨》/《雨夜》/《治愈》/《好奇》/《唯独》

日常表白papa 1/1达成!

这一篇没有表白_(:з」∠)_大概是婶婶看完刀音3还没缓过来(。


※文中第一处♪出自《泡沫摇篮曲》,附传送门

→点我观看papa盛世美颜←

※第二处♪出自刀音3的摇篮曲,歌名暂时未知,歌词也是从别的太太那里搬过来的


※憋问我这只papa为什么会唱崎山丸的歌,因为我也不知道x 大概是歌曲部分的记忆互通了吧x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