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丸x女审神者

*私设/ooc预警




「雨在下天!」


跳过大约第七个小水坑时审神者突然蹦出句话来。


然后趁近侍反应不及的功夫闪电般钻到了他更大一号的伞下,收小伞蹭大伞的动作一气呵成。「伞在打你!」


包含了奇妙言语和亲昵举止的组合连招,从起意到执行只用了两三秒钟,女孩娴熟自然的姿态显然是积累过不少经验,行动时就好像已经摸准了她身边那位,会对这些即兴创作的小句子做出怎样的回应。


她完全可以肯定他没听说过什么三行情书,尽管这套放在现世早已算不得多有新意。


然而。


「……」


到底是三条家能喝茶的刀,连沉默都透着股波澜不惊的从容味道,石切丸一边缓下脚步等审神者站好,一边不动声色重新调整了伞的高度角度,雨声滴答之间他噙稳了一路都挂在嘴边的微笑,握着伞柄的右手也更紧了些。


说实话他的确没太听懂她的意思,可不知为何还是颇觉有趣,以至于低头看见那个强行躲进自己浅绿色衣袖底下的娇俏小人时,还一下没忍住想到了个可能不太恰当的形容。


明明有足够并肩行走的空间,却非要缩着脑袋贴近过来,精心盘梳过的发丝上还缀了点小水珠,看着恍惚是雏鸟绒毛一般细嫩纤弱的柔顺质感。


这简直就像是……


下雨天里躲进翅膀下寻求庇护的小鸡。


「咳,嗯。」左手抬起握成拳状,御神刀掩了嘴轻咳两声,试图用提问消掉脑海里那副越想越鲜明的亲情画面。「主上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嗯,未知的小鸡不是,未知的事物他是该要这样虚心求教的。


……


可喜可贺。


乍一听不是对题的回答,结果上还是帮石切丸转移了注意力,审神者语气笃定的第三句话顺利将本人形象从小动物恢复成了小姑娘,无形中让付丧神幸免了把自己同步成老母鸡的微妙联想,按实用性来说无疑能打上满分。


如果不是有人为此稍微付出了一点点平常心的代价的话。


「而你在想我。」


第一次听闻这种现世文体的大太刀,在顺着提示捋清逻辑之后发现,那种耳根隐隐发烫的感觉似乎也和最开始按字面顺序理解的情况没多大差别。


起初他以为这句话这就是全部了,但是当走出万屋门口重新撑开伞,看着她又一次凑过来的小脑袋时终于后知后觉想到了什么。


他有些止不住地去回忆,获得人身之前那段久远而模糊的时光,他好像从不知道那些听了上千年的人类语言,在用来祈愿病痛痊愈、诉说美好期许之外,竟然还存有这样一种别出心裁的美丽。


不是被读了心呢。


简单的字词交换,简单地组成各自的句子。


那里边想要传达的心情,其实就是相通的吧。







————————

※日常撩刀1/1的审神者完全不知道她家石切丸想了这么多事情x

※6月8号那天被广州暴雨泼傻,写个小雨治愈一下(所以为什么迟了两天???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