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温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交往前提,私设/OOC预警

*迟到的入沼一周年短打贺文

*新浴衣请参考花丸大江户温泉ver

————————


通常来说,在没有外物干扰的情况下,人很难能准确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在哪一刻「醒来」的,比如现在正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审神者,明明看见窗外天气晴朗,却没来由地听得到雨声,淅淅沥沥,点点滴滴,密度刚好地切入脑海,一层一层逐渐覆盖掉了身后那些杂乱的背景音效。


光影朦胧之中她感觉自己是做梦了,老旧的中小学时代直到刚才还是那样生动鲜明,写有值日生名字的黑板,簌簌飘落的粉笔碎屑,每一帧画面都像是伸手就能触碰的真实。


她动了动指尖。


那是与他人肌肤相亲的触感,从模糊到越发清晰,而几秒后回应在手背上的那片温暖,不出意外成了唤醒她的最后一份助力。


「哦呀,醒了吗?」


听起来毫无困倦感的成熟男声,句尾的问号还隐隐勾着点笑,发言人仿佛是等候多时一般,在同一床被褥围起的空间里边温温和和送出了今日的第一声晨间问候。「早上好,主上。」


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用语,却因为过于亲密的距离而染上了稍显暧昧的温度,鼻息扑在颈边有些惹人发痒,审神者不自觉缩起身子含糊地应了一声,也没想着要睁眼,只凭着本能去寻枕边那位的胸膛,脑袋轻蹭的样子怎么看都像只未断奶的幼猫。


皮也是一样皮的,抵在胸前的爪子没一会就不安分地顺着溜进了寝衣里侧,对着肌理分明的美好肉体胡乱摸了一通,这才心满意足消停下来,搂抱住对方发出悠长叹息。


「好暖……石切。」


令人眷恋的体温和味道,正是她最喜欢的御神刀。


被占尽便宜的那边倒是习惯了似的,听到这番感言还笑了笑,抬手又把怀里的小猫拥得更紧了些。


「是,今天有点降温了。」石切丸说。


这的确是事实,刀剑的感官本就比人类更加敏锐,他比她先醒,也就更早注意到了气温变化,虽然放到现在说似乎有点主动帮忙开脱的意思,就好像是在替小姑娘解释刚才那些行为并不能算蓄意骚扰,仅仅是因为觉得冷所以想要找处热源借个暖罢了。


「这样……」心领神会地领受了那一层好意,审神者故作思考状把后半句话的每一个字都拉得老长。「那就稍微做点热身的——」


趁机滑向石切丸身下的手却被及时捉住了。


不轻不重的力道,温柔中透着克制的坚决。


「主上体质偏寒,待会要多穿点才是。」她听见他这么说,语气慢悠悠的,「较厚的衣物先前都已经洗净收起来了,我现在去取,回来的时候可不许再赖床了。」


公私兼顾且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关心和劝诫。


「……」


好嘛!节制第一嘛!需要这么身体力行地教嘛!不做就不做,还要抓人起床,这就很过分了啊!


十几分钟后女孩鼓着脸坐起身,又鼓着脸接过衣服,也不知道骗了多少份早安吻,才终于有了点想高兴又忍住的表情。说实话被冰凉空气贴上皮肤的感觉不是很好,屋外的雨更是把体感温度往下压低了几分,但借此脑子也变得清醒了,她抬头看看恋人兼近侍身上已经穿戴整齐的内番服,又朝壁橱的方向飘了几眼,抿着的唇却是彻底弯了起来。


一天无事。


总算熬到了被摸头夸奖「今天的事务也没有懈怠呢」的重要时刻,审神者以犒劳一下为由提出了泡温泉的要求,而今早让她龇牙咧嘴的低温天气此时也摇身一变,成了场上的最佳助攻。


「我冷QAQ」


不说后边的颜表情实况如何,总之石切丸是答应了。所谓答应的意思自然是「一起」,就两个人进同一个池子的那种一起。


他笼着手点头,将她得逞的样子收进眼底,不免觉得好笑又可爱。


居然连小黄鸭都翻出来了,还兴致高昂当着他的面放进自己的木盆,真当有了那个就能把他钓进水里似的。


「……嗯?」


刚想转身去准备自己的东西,却突然被小姑娘用什么塞了个满怀。低头看去,第一眼只知道是从没见过的布料,绀色为底,稍浅的点或线状条纹,手感舒适柔软,摸起来相当亲肤,再一看便明白是什么了,标准的折叠手法很好地展示了领口和前襟,而左侧那一排大小间隔都十分适合的圆形图案则无比清晰地点明了这件新浴衣的礼物身份——


象征着石与刀的,石切丸的刀纹。


也就是说,这是送给他的。


「虽、虽然是第一次,但我还是很……很有自信的!」


可惜再怎么自信也只能算是个拙作,即使做过心理建设,如此当场验货的画面还是让审神者感到了无可避免的羞赧和扭捏,没给石切丸细看的机会,她火急火燎催着对方出了门,直到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都泡进热水里面,才觉得脸上的滚烫稍微平衡了一些。


「谢谢。」


但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她里外都更加旺盛地烧了起来。


不是没给他准备过礼物,不是没体验过送出后的心情,可无论哪次都没有今天这一份来得浓烈饱满,来得连本人都始料未及,有别于直面恋人光裸身躯的羞怯,有别于期待与他缠绵交融的欲求,而是一股更为深沉厚重的,发自内心的炙热。


如果可以,她想称之为爱。


交往至今她对石切丸说过许多情话,直白的,绕弯的,唯独这一个词如何都不敢妄言,出于含蓄,出于谨慎,出于一切尽可能持有的理性。她从未仔细去想也从未试图论证喜欢和爱的差别,只本能地觉得后者份量太重,说出来是要负责的。


负责……吗。


他被她赋予身心,住在她的本丸,吃她的用她的,还睡她的被窝,谁是负责人不是打一开始就该明白的吗。


「……石切。」她轻声喊他的名字,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就再郑重宣布一次吧。


……









※温泉事件结束后的时间。


回屋后的审神者满脑子都只有两件事。


一件是想不通的,在那种独处的场合,说完那么煽情的台词,她居然什!么!都!没!做!什么越想越隆重,越想越不能亵渎,这怎么能和诚实的身体行动相提并论呢!明明脸红心跳热到不行,还一副安分守己的老实模样,石切看过来的眼神都不对了啊,怎么当时就没发现呢!!!


另一件是想通了的,没有上边那么纠结,也就是去万屋再买一件同款面料的成品浴衣的事,嗯,她的大作当个收藏品就好,虽然收礼方穿得开心,但看着实在是……太糟蹋他了。


再回过神时已经被人从后边揽进了怀里,隔着衣物都还能感受到升腾热气。


「失礼了。」


又是带着体温的耳语。


「……?」


左手被牵起,手指碰到他温热掌心,又有个微凉的什么沿着指尖往上,分寸正好地将她的无名指套了进去。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清浅笑意拂过颈侧,一字一句直抵心间。「所以也想稍微制造点惊喜呢。」


「借用主上的话,量指围这种事情虽然是第一次,但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听说这样,就算是标记住了。」







END

——————————

※嗨呀,预定416的贺文生生拖到了419,所以419的小车就只能继续往后拖了!一♂夜♂情play想想还是很吃鸡的!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