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御神刀大人待到天命了吗?

*自家本丸自家婶

*偏亲情向,内含石切婶元素

*私设如山,OOC预警

*尝试码字玄学

————————————

「人事は尽くした。あとは天命あるのみ!」




1.

审神者最近有心事。


最先发现情况的是粟田口家那几位修行归来后种地总种歪了的短刀兄弟们,而后陆陆续续或正面肯定或侧面默认的,全本丸共计六十三位刀剑男士均就此事达成了高度一致。


唯一不在此列的不是别刃,正是这座本丸的常任近侍,三条家那位日常沉迷祈祷却又十分稳重可靠的大太刀,石切丸。


无关抱团排挤等人类社会常见的同僚相争因素,近侍被划分出来的原由很简单——


他是当事刃。


也就是说,这事与石切丸先生有关。


尽管这些天审神者并没有明显的情绪表现,待人处事都一如往常,温柔时温柔,活泼时活泼,但周身的微妙气场在一众直觉敏锐的武器面前到底还是无所遁形,而且以她本人向来好懂的性子,这种克制在众刃眼里反而成了最直接有力的证据。


此时正当晚餐结束后的时间,两人前脚刚迈出饭厅门口,身后一部分还没离开的刀剑就已经默默相互对起了眼神。都是些几百上千年的日本刀器,对用餐礼仪多少都有些了解,所以倒不是他们故意要在席间打量别人,只因为审神者今天似乎有那么点没兜住,以至于偶尔余光扫过一眼,都能注意到她从那位身上匆匆收回的目光,以及差点把脸埋进碗里时一闪而过的古怪神情。


显现较早的比如初始刀加州清光,对这幕场景很有既视感。


这要放在去年春末夏初的时候,可不就是他们家主上几次三番欲盖弥彰只对那位神官大人表现出来的特殊反应么,之后陆奥守还捏了本现世的杂志冲进他们新选组的临时会议现场做了科普,还有板有眼地推定这绝对是「暗恋」,据说是人类女孩最珍贵美好的情感之一,他们现在作为被她唤醒的付丧神,作为她的刀,理应要像守护历史那样守护呵护甚至掩护这份心情……什么的。


一想到自己当时还有点别扭,清光就想抹掉这段重新再来一次。现在的他已经有了足够的确信,爱分为很多种,主上喜欢石切丸与主上喜欢他们,正如恋人情侣之于家人亲友,其中或许存在某些不同,但无论哪边都是发自真心,至始至终她对他,对加州清光,对其他刀剑的关注和爱意,都不曾因为有了心仪对象而减少过半分。


「……噗。」突然的失笑源自记忆中那场鸡飞狗跳仿佛添乱的守护行动,随后腰间就吃了一记继承冲田的精妙肘击。


「别笑了啦,清光。」缩回手肘开始进行本日的当番工作,安定低头收着碗碟,放轻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担忧。「主上那样……真的没问题吗?」


好几振短刀闻言齐齐将脑袋转向了这边,无一例外微拧着眉头,神色有些紧张,好像初始刀的答复就真能决定事态的走向似的。


「嘛,应该吧?毕竟以前也有过差不多的情形。」


清光眯着眼勾勾嘴角,勉强算是缓和了气氛,说完便松开刚才作势捂在腰上的手,熟稔地抱起被叠好成摞的瓷碗,转过身时语气似是变了一些。「不过现在是和那时不太一样……在各种方面。」


「是吧是吧?清光也觉得……」安定端着堆满筷子的餐盘跟了上去,奔出两步又回过头,扬起一个安抚意味明显的笑容。「大家……也不用太担心,请相信我们现在的主上吧。」




2.

相信当然是相信的,否则也不会直到今天还是这么一副毫无觉察的模样。深知如何掌控刀锋力度的他们,关心的边界也把握得刚好,自家主上和三条家御神刀的关系在本丸内早已不是秘密,所以众刃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打从一开始就站定了不应草率过问的立场,就连近期屡次深夜出门的动静,也当是两人私底下约会去了,审神者自己没主动提起,他们也就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


恋人间的小事情嘛,会有办法自己解决的,就像三日月殿说过的那样,这也算是正在发生的历史事件,贸然出阵干预的话……


「会招来检非违使或是别的什么也说不定呢,哈哈哈。」


哈哈……哈。


要真这么简单,担心也就无从谈起了。


吵架?不像。冷战?更不像。就观察结果来说,似乎所有不愉快的方向都能被排除,偏偏剩下的愉快也怎么看怎么不搭边,拿刚刚那种情况举例,暗恋是没可能了,旧事重温也不太像的,乍看相仿的神态举止,见过的却都能感觉得到细节处的天差地别。


「所以说,果然还是有点在意啊——诶,这个……?」


本打算回来后再仔细擦扫的几张餐桌此刻已经整洁无比,映入冲田组眼帘的除了微湿的浅色木纹,还有上边那团偏紫的倒影,那人本来坐着,看见他们便站起了身,束高的长马尾晃了两晃,折叠整齐的抹布躺在撑着桌面的手边,个中状况不言自明。


「……是不动啊,」安定率先反应过来,接着自己刚落的话音先开了口,「多谢你了,这真是帮了大忙,对吧清光,快点向不动道谢啦。」


「是是,非常感谢,修行回来后真是强了不少,比某个家伙做的好太多了。」


「哈?明明是清光你……」


看着眼前关系好到时刻都能拌嘴的两位,不动行光弯了弯双眼,适时出声回应道。「没什么的,能帮上忙就太好了。」


随后他敛起笑意,略微沉下了现在惯用的清朗声线,语气严肃不复刚才。


「关于主上的事情,我有些话想说。」




3.

本丸里称得上重大事务的信息一向公开透明,其中自然包括了出阵记录,名单是可查的,时间地点也是如此,时政那边所谓的考核业绩抛开不提,说到底他们的职责是守护历史,无论从哪方面想都是光明磊落的工作,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没必要偷偷摸摸。


嗯,没必要偷偷摸摸。


「……」


夜幕下悄无声息的,临时编成的特别调查小队正集结在时空传送器附近的某个空房间里,光线微弱的室内,到场的成员一个两个从头到脚都写着「整装完毕,即刻出阵」几个大字。


「是我疏忽了,」药研虚倚在门边,双眼紧锁着屋外某处,「手入室里新取的滑石粉罐被拧开过,我以为又是谁一时兴起在手合场用本体刀打过了头,担心在我这留底会被长谷部说教,才自己私下做了处理,本着不是什么大事的想法就暂且没有追查……大将这边,还真是没想到。」


「如果我也能更细心一点就好了……这样的程度在商场上会吃亏的。」


接话的是博多藤四郎,最近被委以重任进军大阪城底的小判搜查队首席队长,要论这些天接触传送器的频率,无人能出其右。「嗯,虽然恢复及时,但对照回想的话,确实存在可查记录以外的使用痕迹,关于设备的折旧……咳。」


显然也意识到当前不是进行商业计算的时间,外表嗓音都仍带稚气的小少年轻咳一声,自行结束了发言。他推着眼镜,脑内再次衡量了这处细节的价值,下意识朝一旁的情报源头看去。


不动行光。


同样是由短刀显现的付丧神,对方的容貌要比自己年长一些,现在所看到的身姿和眼神都是利刃般的挺拔坚毅,那是经历过修行的证明,更是他用那四天时间交换到的,远超出力量之外的东西。


也许这么想不太礼貌,但真的和以前判若两人了呢。


「各位。」


简单回应过博多的视线,不动低头向在场的刀剑们鞠了一躬。「突然提出这样的行动,真的很失礼也很抱歉,虽说本意是出于关心,但私自跟随出阵也是事实,之后如果要面临责罚或是别的什么,我会向主上说明清楚,可以的话,后果全部由我承担。」


「……」


空气安静片刻,有个白色人影轻飘飘凑了过来。


「啊呀,那样可就太无趣了~」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冷不丁伸手去勾少年的肩颈,某振太刀半俯下身,扬起的尾音里满是毫不做作的轻松愉快。「大家既然站到这里,就意味着已经做好了觉悟不是吗?」


不动看着对方像是能发光的招牌笑颜怔了几秒,一句「可是」在嘴边打了好几个弯。


「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偷窥和跟踪呢,这么一想,路过的我还真是碰上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等等,这糟糕的说法……直白得有些令人意外……


作为主要发起者的不动顿时感觉更难开口,迟疑间却听见角落里有人出了声。「我说,不小心听到也就算了,哇地跳出来坚持要参加而且怎么都拦不住的可是鹤丸先生自己啊……现在又说这样的话,我们会很为难的哦?」


众人不用扭头都能想到那位付丧神抱着刀讲话的样子,黑衣黑发隐没在阴影处,眼瞳清亮如同暗夜里的猫。


在旁的安定倒真的流露出几分为难,低低喊了一声清光。


「哈哈。」鹤丸很是愉悦地抬起手臂,直起身拍拍不动没佩护甲的右肩。「吓到了吗?抱歉抱歉。」


「诶,不……」


「特别时期的特别出阵,顾虑太多的话就没办法好好完成任务了吧?说到底大家是因为认可了疑点,才决定一起进行调查,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受人怂恿组成队伍去窥探主上隐私的笨蛋啊……对吧各位亲爱的同伙们?」


难得正经一次,收尾时却又不安分地用了这么个词语,鹤丸对于屋里出现呼吸一滞的反应表示非常满意,甚至还想再多来几回。


「是同伴啦鹤丸先生!」博多小声喊道。


「不是笨蛋,那已经可以算是变态了。」药研说。


「……」眼见气氛回暖安定松了口气。


「嘛,总之见机行事吧。」没做直接回复,清光淡定发言,可能是顺序在后的缘故,听起来有股拍板的总结感,「之前也说好了的,前进的情况,撤退的情况,以及如果真是遇上了什么事情,就试着在不能改变历史的原则下暗中提供必要的帮助,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


目光左右在同伴们身上扫过,少年队长的神情终于坚定下来。「……嗯!」




4.

之后趁着不动去到药研身边说着什么的间隙,鹤丸转头朝清光抛了个眼神,无声赞美了这次临场发挥的阵前合作。总的来讲惊喜也好,惊吓也好,他觉得自己还是很喜欢这种「计划通!」的感觉的,更何况这算是安抚后辈的场合,与同为资深刃士的初始刀皮一下可以说是很开心了。


是的,开心。不知哪来的直觉告诉他主上那边没什么大事,也不知哪来的预感告诉他跟着一起会碰见惊奇有趣的东西。


首先是这个耐人寻味的出阵地点。


身份确认的两名目标刚刚传送离开,小队就紧随其后站到了时空传送器的操作台前,台面上合战场的按钮,正停在现如今已经很少安排出阵任务的——


「桶狭间」。


刀剑们相互看了看,眉间略有不解,却也没多做讨论,只是给依照计划留在本丸一侧观察动向适时接应的博多比了个手势,便匆匆启动了传送器。不出所料地侦查到审神者和近侍的身影,他们敛住气息跟了上去,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开始了暗中观察。


然后是这个……呃,堪称神奇的行军风格。


是行军,不是约会。这是几轮下来他们为数不多能够确定的事情。尽管用现有的情报还不足以猜想原因,但好在有些「规律」还是可以用经验逐渐摸清总结出来的。


「是检非违使,大家做好撤退准备。」


相比在前排沉声提醒的药研,已经作势要将同伴往回赶的鹤丸怎么看都是满脸兴奋,给人一种在玩抓鬼游戏的错觉,丝毫看不出他们不久前第一次碰上这情况的时候,还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起初是惊讶于三日月殿的一语成谶,私自跟随出阵果然招来了检非违使,然而还来不及把先退敌后请罪的决定付诸实践,就看见自家主上极其熟练地,一把拉起石切丸转身就跑,跟在后边的他们差点躲闪不及,尤其穿着白色羽织隐蔽值不高的某位,要不是被及时拽走,恐怕就真的要当场暴露了。


等众刀再次跟着传送进桶狭间时,早已恢复冷静,记起了各家本丸都有一份标有检非常驻提醒的地点名单,仿佛是在帮他们印证想法似的,审神者那一回遇上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时间溯行军,队伍组成是普通短刀四体,普通大太刀两体,总计六体。考虑到桶狭间的敌刀强度,再一想这边三条家大太刀的现有实力,小队非常平静地旁观了那场毫无悬念的战斗,接着就发现两人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又一次退回了本丸。


如此往返数次,他们也就见惯了。遇检非,直接撤,遇溯行军,打完撤,相同的流程循环反复,却始终无法从中判断审神者采取这种作战方案的动机。


然而最最值得留意的,是较为少见的对上六振敌胁差的情况。


单是从空气中的灵力波动,就可以感知到审神者情绪里激动值的增幅,在随着战况发展不断起伏变动。当然,她的表情神态和肢体动作也很好地表现了这一点:每当敌刀状态不佳,没怎么打出会心攻击时,她急切的样子像是恨不得跳过去给对面加油鼓劲一样;而当敌刀攻势甚猛,石切丸一时间只能举刀招架且挡且退,她炙热的目光又分明是在盼着自家刀剑能有更加神勇的回击。


这立场……完全意义不明啊???


而且现在这个场面没问题吗???


「……!!」眼看那边一人一刀已是退无可退,小队内有几刃按紧了本体就想往外冲,不料战场上形势一转,没有任何预兆的,熟悉的时空传送骤然启动,只短短一瞬间,审神者和近侍的身形就从他们眼前消失了。


「这……」从未见过这种非人为操作的返回,又望见众敌刀准备退走的阵势,不动行光在跟上和追击之间犹豫着,直到身旁有人做出提议。


「回本丸吧。」清光说,「今天到这里就好。」




5.

败北。


各自解散回屋之前,几刃给不动做了关于败北判定的科普,并表示本丸建立至今,败北次数寥寥可数,且大部分发生在初期,很多中后期才入队出阵的刀剑付丧神都没有过败北经历,不动又相对来得较晚,认不出也是正常。


「但这种类型的败北……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初始刀如此坦言。


「真是吓了我一跳呢!」鹤丸赶紧甩出常备台词。


「无论怎样,不用担心倒是真的。」药研整理着手套,看了鹤丸一眼,「至少在我看来,大将那种状态还挺游刃有余,是有自己的打算吧。至于判定的问题,明天我会去资料室查一下。」


博多抱着帽子在边上挠了挠脑袋。「所以,主上是在……独自探索面对不同敌军的败北可能性?多次尝试是为了增加样本量以方便进行计算?」


「……」


包括不动在内的五刃齐齐看向博多,出奇一致地表达了「不」「并不」「绝对不是」的观点。




6.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探查方向,情况就会明朗很多。


小队成立仅第二天,就已经明朗到了真相大白的地步。


一方面从资料上确认了以「完全击退」作为判定标准的败北确实存在,联合胁差的刀种特性,推想出只有六胁差队伍才有可能达成这种攻击效果,另一方面趁着被派去万屋采购的机会,与其他审神者及其近侍进行了友好交流,顺利打听到了类似情节,得到了不少关于「一骑打ち」又名「单骑讨伐」的情报,对比昨晚种种,实情呼之欲出。


再回想审神者的近况,实情呼之更出。


根据别家审神者的自述,一骑打出现的几率并不算低,可他们家这……怎么说也得有一个星期了,主上今天还是那个样子,显然昨晚到最后也没能达成,这要说是刀的原因吧,近侍的品格和实力又摆在那里,身为御神刀却从未忘记过武器的本职,不可能刻意回避战斗,更不可能故意选择败北。


所以……???


没法避免的,今天参与小队讨论的人数稍微,稍微增加了一些。


「石切丸殿……是压力太大了吗?毕竟我们本丸里还从没有刀触发过一骑打,作为先锋的话难免也会……」


「第一次嘛,总是比较难的。我是说……你们懂的吧?」


「……」


「如果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就好了。」


「对啊,真是奇怪,主上为什么不和大家商量呢?我们可以一起帮石切丸先生寻找办法呀。」


「……那样压力才会更大吧。」


「好歹是成年男性样貌的付丧神,那种不太行的感觉被公开出来怎么想都有点不妙啊……」


「这意味深长的笑是怎么回事?不妙的是你们吧!这个方向禁止再次讨论!下一位!」


「诶?我吗?那……果然还是好羡慕啊,我也想试试单骑讨伐……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拜托主上!」


「我也是!」


「还有我还有我!一对六绝对是有利的交换!」


众刃七嘴八舌,现场十分混乱,最终也不知怎么收的场,反正在那之后的几十个小时里,有小短刀送了四叶草之类的幸运小物送到近侍手上,有刃突然对祈祷参拜表现出了浓厚兴趣,还有刃碰了面就极尽真诚地说「今天也很勤勉努力呢,近侍先生」,总结起来大概就是「温柔鼓励+提高运气」这样一个基本通用的援助方案。


尽人事,待天命。这种行动如果那位当事刃也参与进来的话,一定会笑着这么说的吧。



7.

又是一个深夜,庭院里时空传送器的方向响起了轻微的金属咔嗒声。


只响起了一次。


……


今天的御神刀大人,待到天命了。








END

——————————————

那个……没码完就真的出了……一下子就从玄学变成了贺文_(:з」∠)_(还很抱歉地卡了很久)本来是想写婶婶和石切的,但不知道怎么就偏到了全本丸助攻的这种走向……平时很少写甜饼和车之外的故事,这次把握得不是太好,主要是婶婶这边和刀没什么互动,感觉大家的心意好像没得到回应一样,这也太不暖了!如果还有下回一定会注意这点!(其实再加个后话也不错?)


给极不动的戏份算是我的私心了,他是个好孩子(老母亲般的微笑.jpg)


第一次亲眼看到一骑打,太太太太太震撼了我感觉我脑壳有点晕……一骑打真的是好文明(捂鼻血竖拇指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