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周年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交往前提,私设/OOC预警

*短打,时间线是日服三周年后一天

*三周年=1.13=某总裁生日,好了我先回本丸跪着了

————————————


今天的审神者工作起来异常勤勉。


不仅日课,连平时总嫌枯燥的公文批阅也早早就完成了,没有发呆偷懒,没有胡乱应付,无论态度还是成果都难得的达到了无可挑剔的水准。


在那之后她就表现出了无数次欲言又止的状态。


比如现在——


「……咳。」


近侍从手头的文件中抬起眼,看见自家主上又捧起了她的专用水杯,转啊转的把他的刀纹转到面前,下唇贴上杯沿小小地喝了一口,先前刻意压低的眼神又故作无辜地迎上他的,整张小脸都写满了自以为掩饰成功的强装的镇定。


「……」


回以温和无害的点头微笑,石切丸默默将心底记着的数字又添了个一。


种种迹象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她有话想说。


因此整理文件的速度是比平常慢上几分的,免得事情做完了她还没准备好,现在瞧着就已经是一副有口难开的样子了,要真等到那时候再说,恐怕只会更加紧张吧。


御神刀这么想着,又不动声色把动作放得更缓。


今天的运势不差,耐心等待就会有结果,在小姑娘主动开口之前,本丸内外,或公或私,任何粗浅的猜想都不必做。


……


「生日?」


不自觉重复了一遍对方提及的那个词语,付丧神沉吟几秒,还是露出了些许不解的表情。


直到听完她那段内容通俗易懂语气却不知为何透着点心虚的举例解释。


「……原来如此。」他点点头,暂时将语气问题放到一边,心下做了个简短的概括——如果有心记录,事物诞生的日期便是它的生日,有形之物如此,无形之物亦然,与「周年」的概念相仿,人类社会通常会赋予其特殊的纪念意义,当天也会开展某些活动以示庆祝。


听起来并不是糟糕的事情,但似乎犹豫了很久呢。


「生日,是快到了吗?」有意解开空气里微妙的沉默,他柔和了眉眼朝她望去,尽量让自己的询问显得不那么唐突。「主上的生日。」


「诶?」


这份惊讶倒是真实无比,以至于脸上的不自在都被冲淡了许多,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看来是真没料到话题会被解读成这个方向,暗暗明白了这一点的石切丸没再多言,噙住笑容做出倾听的姿态,而后终于在一串「就是……就是」之后听到了个关键的「你们」。


指向变得清晰,剩下的就是推彼及此了。


「啊,对我们刀剑来说,应该就是被刀匠锻造乃至打磨成形的那天了呢。」他抬手在腰间虚搭了一下,指腹本能地记起压在本体刀柄上的触感,仿佛那柄白色大太刀的确是在那里,而不是在身后不远处的刀架上横置着。「只是,具体年份和时日都有些过于久远,主上如果……」


「是现在的你们。」


打断他人发言的行为固然失礼,却意外彰显出审神者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她放下杯子端正了坐姿,直视着近侍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请听我说。」


「真的很抱歉。」


「昨天直到那么晚的时候……才知道是三周年。」


「石切和大家以这个姿态显现,原来已经三年了啊。我却一整天都……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一直……一直在关注别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咬了咬唇,勇气快要用尽般垂下脑袋。「太失格了,这样的审神者。」


「……」


身前光线渐暗,有温暖坚实的什么轻柔地抵上了少女的前额,成年男性的臂膀连同他独有的醇厚气息一起,环笼过来时像极了能包纳万物的河海山川。


「的确,作为付丧神的历史,是从三年前开始的,不过……」她听见石切丸这么说着,又像待小动物似的抚上她的后脑,双臂也微微收紧了一些。「作为主上的刀,却不是那个时候。」


与传入耳中的话音略有不同,一部分人声是以胸腔为起点,透过彼此相接的温热血肉直达了审神者的心脏。


「可是……」她条件反射地可是,却迟迟说不出下文。


「也许这种话不应由我来说,但是,生日也好,周年也好,主上也好,同伴们和我也好……」


短暂的停顿间她能感觉到他稍松了手,却无从知晓有道目光正落在自己发上,眼底的紫满蕴着化不开的温柔。


「是要在这里,才能算是我们的故事呢。」


此前撑在膝上紧握着的双拳也终于是缓缓放了下来,就近圈住对方腰际的同时审神者将脑袋埋得更深,喉间哼出一个细弱又坚定的嗯字。


「这样想的话,就可以不用那么介怀了吧?」


「嗯。」


「所以是因为这个苦恼了一整天啊。」


「嗯……诶!对不起,让石切担心了……」


「为主上排除烦恼也是近侍的职责之一,」御神刀回应得正经,话尾却逐渐染上了笑意。「不过这倒是提醒我了——如果实在过意不去,就请和大家一起筹备即将到来的,这座本丸的一周年吧。」


他揉揉她的头发。


「以后我们的二周年、三周年,更多周年,恐怕也要麻烦主上了。」








※当天晚上睡觉前。


「真的对不起!!」又一次小心地碰了恋人的下巴,审神者恨不得把心疼和懊恼全都给写成布条绑在脑门上。「都怪我听到三周年反应太大了……」


「没事的,主上没事就好。」他抓了她的手放回被窝,想了想又叮嘱道。「如果还是觉得疼,要说出来。」


「嗯……」


「事实上,那样的御神刀,就连您身边这位石切丸看了也不免觉得震撼,主上会那么激动也是理所当然。」


「是吧是吧!而且刀柄超右据说是、是……」


「请使用我。」


「!!!」


「是这样的意思呢。」


「啊啊啊啊/////////」


审神者最终还是忍住了想提前看现场的冲动。


那是属于三周年的「使用」,放到当天再解封的话,就是更甘醇的酒酿了吧♂


END

————————————

疯狂赞美阿官!赞美各位亲爹亲妈!三周年立绘真的是好文明!!

微博上看到一张大广间,全员的跪坐都P到了两边,场面真的极其壮观,仿佛下一秒婶婶就要登基了一样(bushi

使♂用可以说是非常适合开车了x但毕竟是三周年,总觉得用来造车会很有负罪感(你还有这种东西?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