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年岁与你,无疾无终

*是2017年度总结没错了

*刀剑乱舞乙女向,主石切婶,内含碎碎念及各种文篇整理

*大概是强行文艺的标题,「无疾」=石切作为神刀自带的治愈属性,「无终」=这座本丸这场故事永远没有终点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篇的你,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鞠躬)

————————————


今になって重い返してみれば

事到如今回首再看

僕はどんな風にキミのこと愛していたんだろう

我当时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爱着你呢

——《まばたき》


如果说这篇总结要自带BGM的话,应该就是这首刀音1的《眨眼》(戳我可听)了,暂且不吹歌词和唱腔有多甜,但上边那两句放到现在听是真的戳到心窝了,想来的确奇妙无比,当时的我以及「我」,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喜欢上「石切丸」的呢。


作为一只国服ios开服婶,说实话直到4月之前我对刀乱的记忆都是空白且茫然的,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发现了花丸,也记不清是在那多久之后发现了刀的舞台剧和音乐剧,那时候的我无论二三次元都还分不太清谁是谁,对游戏里自家本丸的很多刀也没有什么初始记忆,这其中就包括了石切,以至于后来我每次看到他萌百词条里那句「不少审神者第一眼会以为帽子的带子是胡子」的时候,都对自己没能在初期感同身受而觉得有些沮丧。


真正开始在意这个角色,有迹可寻的时间是今年的4月16日,那时只是在微博小小地感慨了几句,而在三天后也就是4月19日,终于按捺不住想给他写点什么的心情来到lofter注册了这个账号,嗯,正如简介里所写,ID表明一切,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受了多少刀乱乙女成人向作品的影响,但只有一件事确定无疑——我的喜欢,就是想日他的那种喜欢。(←这个人为什么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


可能正是由于这种情感太过强烈,我后来反观自己,发现似乎确实没法像许多喜欢的太太那样,捏出一个有血有肉性格鲜明的审神者女儿,为她与她的刀创作出各种或甜或虐的剧情,同样是在为喜爱的刀剑进行创作,我的格局比起她们实在小了太多,因为说到底,我想给他写东西,仅仅是因为「我」想和他发生故事,以「审神者」的名义和他发生故事,就只是这样而已。


也许有以前看过我文的小伙伴会问,如果这样的话,又为什么好像从没见你用过第一人称呢?用「我」指代自己不是更能像你说的那样置身故事里边和他进行互动吗?


原因在于代入感,对于第一人称,我可以看并且看得津津有味,但到了自己下笔的场合,心境就完全不一样了,我说不清自己的喜欢里有多少敬畏,但在他面前以「我」自居,在我看来已经达到了近似于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程度,尤其是R18的场合,要把「我」写在他的身下,这这这……别的不说,羞耻是真鸡儿羞耻,怕是写的时候会脸红得滴出血来。


好了,废话到此为止,以下便是乙女向【石切婶】车的整理,共7篇,都是第三人称+没有名字表现,可惜的是产量并不高,希望明年能更加努力。(自家刀们:主上您的努力似乎用错方向了啊!)


◆ 除灾祛祸,化污净秽

这篇是第一次上路,过程非常艰辛,现在回看感觉一般……吧,尤其情感方面处理得并不太好(说的跟现在就能处理好了一样x


◆ 祛污仪式

5振,慎点,算是上篇的番外,轻微NTR/调教/强制元素,说实话多人我自己是很喜欢的,禁欲系的神刀与「让她坏掉」做法的那种反差,处理好了会很带感,但相对的写不好就会很OOC,目前还有趟100振的车还没开出来,希望到时候能写得让自己满意,让他满意(?),让上车的小伙伴们满意


◆ 话可以乱说,马不能乱骑

长图,流量预警,儿童节的加急小车,和第一篇的初次感不同,这篇可能更像是热恋期,所以这里的石切会主动去碰婶婶,这其实按他的性格是比较少见的情况,当然也为此特意设定了比较合理的情景(花式解释OOC


◆ 七夕夜

过期的七夕特惠礼包,长度有史以来最长,尺度也……内含真空/绳缚/道具play,具体我就不便细说了,尽管内容看起来很糟糕,但这可能是自我感觉第一次把石切性格抓得比较稳的一辆


◆ 一习库利老师

教师节短打,唯一的现代paro,4个小黄抓风格的段子,师生恋预警(其实也不知道算不算车,因为实在太迷你了


◆ 行云归处,夜浅灯深

关于国服特色景趣[秋夜·灯笼制成]的脑补,与热恋期的小马相比这篇显得相当老夫老妻,尝试了自我定义的含情脉脉,可似乎温情(矫情?)过头了,场景或许还算旖旎,单论完成度不太满意,但里边隐忍的感觉非常喜欢


◆ 無双の 

昨天刚开出来的新车,不动声色吃了飞醋的石切非常美味,讲真我特别喜欢这种,不失温柔却带着进攻性与侵略性的占有,结合普刀第一打击的设定,加上真剑必杀台词的语气,个人认为石切丸这把刀在床事上是可以有这样强势的一面的


★————小小的分割线————★


开车固然美好,肾虚还须谨慎。最初的时候的确,看着他总忍不住会产生可爱想日的念头,但更多时候还是比较正常的,在断断续续炖肉开车的间隙,也有写些别的相处日常,现在看回去历史痕迹特别明显,从感情上看这场小恋爱谈得越来越纯熟,从别的方面看就是萌新婶一步步成为了老婶,反正我自己吧,能看得出这段期间对他对别的刀剑对这个游戏的了解是越来越多,虽不敢自夸有多资深,但至少没有最开始时那么傻不拉几的了(。


那么,这部分是一些中短篇的日常整理,共25篇,没什么主线,都是傻白甜,基本都是婶婶花式撩石切(大概?),私以为4月到6月算是个摸瞎探索期,7月开始文风就比较稳定地接近现在了,如果能算是进步的话还是很开心的!四舍五入就是和他一起成长了呢(?


4月


◆ 夏日风景   

非常强行的早期短打,甚至并不想整理进来,没记错的话这是他第一次出场,很显然我当时还没什么状态


5月


◆ 珍惜心爱之物的正确方法

一个收集真剑立绘的小故事,里边关于轻伤就撤的部分暴露了我当时还没进过6图的事实,而几个月后的我已经能很淡定地让新刀赶在特化前去1-1刷真剑了x


◆ 御神刀的衣服可不能擅自偷穿呢

一个关于婶婶偷穿石切衣服的小故事(事故),现在看的话感觉对他的性格把握得不是很好,可能当时的爱还不够深沉(不是


◆ 当婶婶聊起石切丸的话题 01

如标题所言,这篇的石切只活在对话里,很不想提的是至今都没有02,大概以后也不会有了x


◆ 粽子节是用来喝酒的吗

端午节相关,行文风格现在看着非常初期,整体说不出的微妙,反正我自己不是太喜欢


6月


◆ One night in 演练场  

关于石切成为本丸第一振毕业普刀的故事,原型就是我真的不小心让他在演练场里毕业了x


◆ 心之所向,即为战场

跟风盲狙高考作文的翻车产物,因为不擅长写现代paro所以很努力地往本丸设定里套,结果嘛也就这样了……结尾暴露了我时刻想给他开车的心倒是真的x


◆ 有个爱屋及乌的主上是种怎样的体验

又是演练场实况改编,少有的让别的刀刀说话了(对此你真的不反思一下吗喂!)


◆ 非洲婶的战扩捞刀二三事

自家捞刀实况改编,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心态转折点,写完之后真的对捞刀没那么急躁和偏执了,随缘就挺好的,相信无心大法,更相信他的祈祷加持


7月


◆ 梅雨季节请注意防潮防酸防生锈

梅雨景趣背景下的小故事,我至今都非常喜欢甚至经常翻回去看的一篇!我流石切丸强势的一面在这里终于显出了些许雏形,与《无双の剑》里的情况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了(不),私以为这样表达在意的方式应该还不算太脱离他性格设定的范围,哎呀不管就算ooc了我也超喜欢der


◆ 还有这种羡煞旁婶的操作??

国服当时出了官方晒欧滚动条,搞得游戏体验极差,于是撸了这么个短篇,虽然出现了石青同框但很显然没往cp方面写,石切婶元素尽管微量但我自己觉得real甜,我也想让他这样哄我睡觉觉x


◆ 竹风夜梦 · 上 ‖ 竹风夜梦·下

不知道能不能算梦间集×刀乱,内有隔壁绿竹(浮生)的戏份,那时入了梦间集的坑,「竹风叶梦」是一眼相中的服务器,因为看上去很有石切的感觉,上下篇隔了一个月所以文风有点飘忽,神奇的结尾仿佛flag一样,写的时候我还是每天都在隔壁游戏燃烧青春燃烧肝的,但之后没多久就突然莫名其妙打出了GG然后全心全意回到了本丸hhh


◆ 叮~这是您的盒装小甜饼,请签收!

三个短篇小故事,刀音歌词衍生,个人还是很喜欢的,属于我自己可以回看的程度(早期的比如端午节篇那种就完全不行,我每多看一眼都觉得自己好鸡儿蠢,就想把它屏蔽掉)


◆ 相接

刀乱魔法学院Attwell的企划产物,把石切写成棕熊的感觉emmmmm脑补了热乎乎毛绒绒的触感我居然有点心动,冬天再也不怕冷了x


8月


◆ 归夜

听闻日服实装了留守语音,懈怠多时的我赶紧操起键盘码了这篇,到这里石切的观感我觉得已经打磨得相对好很多了,虽然文末的肉渣又暴露了我想上他的心


◆ 纪念

谨以此文纪念自家本丸的御神刀大人不急不躁地锻出了小祖宗的光荣事迹(不),很遗憾的是婶婶的本丸日记现在似乎已经被她荒废了(手动捂脸


◆ 做梦的事能·叫·做·吗♂

自我满yi足yin产物,少有的第二人称,R15,简单概括就是个人视角的石切丸出阵服的撸点x 我超喜欢!经常回去看!看完一本满足!(住嘴


9月


◆ 虚惊

刀乱魔法学院Attwell的企划产物,内有画虎不成贻笑大方的西幻腔(?),嗨呀反正对于文笔我是不太满意的,但故事的整体感觉似乎也还好,属于自己能重新看的级别(到底是在用什么作为评定标准啊喂)


◆ 随刀潜入夜,捞号细无声

自家本丸出发捞号叔前的小故事,非常抱歉的是flag至今都没回收,要等到2018年了_(:з」∠)_


10月-12月


◆ 被喊了太太该怎么办啦

如标题所示的耿直内容,与梅雨篇有一点点小联动,道理我都懂但我自己也经常喊别人太太哈哈哈因为感觉大家都喊我不喊的话挺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


◆ 叮~散装小甜饼!4

短篇小故事,刀音歌词衍生,写的过程感觉不是很好,属于现在没脸看的级别(。


◆ 万圣节讨的糖,跪着也要吃完哦?

超短的万圣节小故事,其实从这篇可以看出我流石切已经很懂情趣了(?),但平时应该还是比较闷的那种,可能是对着婶婶才偶尔会显露出腹黑属性……


◆ 早起有益于各种意义上的身心健康

自家本丸的搓蛋实况改编,我家游戏里那位真的,非常喜欢搓轻骑,真的


◆ 百无一处

一个暗堕背景的石切婶的脑洞,对于一直在写无脑甜的我来说是个很神奇的体验,不知为何感觉可以写成长篇,希望能在2018年写出来


★————我分割线又来了————★


此外还有些超短的石切婶小段子,尽管有些现在看已经不堪入目,但本着整理的态度还是放上来吧(笑容逐渐勉强.jpg)


《清晨》|《雨夜》|《治愈》

《好奇》|《唯独》|《安眠》

《日课》|《童心》|《形象》

《山沟》|《夜樱》|《用餐》

《彩纸》|《运势》|《冬至》


↑不知道为啥忽然有种在看少女终末旅行的错觉???


最后还有几篇不好归类的,刀音石切丸/崎山丸的相关,大多都是无脑赞美,虽然我直到现在都说不上到底是哪个次元的他让我突然恋爱.jpg,但喜欢石切是在看过刀音1之后发生的事情,这一点是完完全全毋庸置疑的。


◆ 刀myu的papa也是如此美♂味!

写的时候是4月30号,那天的我一定没有想到,在不久的以后居然能亲眼见到他,而且是好几次。说真的,第一次接触音乐剧,第一次接触2.5次元的音乐剧,就能遇到阿津组,就能有这么美好的体验,真的是太好了。


◆ 没有标题

晒了下收到的石切CD盘,以及一点小感慨(等等这种也能算进来吗


◆ 刀音3珠海站5.20夜场repo

如题所示,是个repo,能在520这天与他相见,心情真的是难以言表,(被剧情虐到哭得稀里哗啦这种事就不说了x)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的我还是个比较路人的粉,怀着很单纯的「咦三百年组里有石切丸诶我想来看他一眼」的想法,只刷了一场,还是个山顶票,场贩方面就买了场刊手灯和生写,对比7个月后疯狂all的真剑,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佛系。

其实后来相当后悔,因为前一天5.19是他的撩婶日替,而后一天千秋场他说了那句让全体婶婶都懵比到不行的中文,堪称绝版的场面我居然错!过!了!应该是2017年最大的遗憾了吧。


◆ 蜂蜜与白砂糖

崎山丸与石切丸两种声线的个人随想,这里说的大概还是刀音1时期的崎山丸,因为到三百年时期的时候,正剧部分太虐我几乎不敢多听,而live部分又因为衣装加成显得蜜汁色气满满,如果还是要用白砂糖做比喻的话,我觉得刀音3他在live里的声音,就是掺了一定份量chun药的白砂糖,不能多吃,会硬的(???


◆ 12.23真剑乱舞祭repo

说是repo但其实并没写完因为实在太困了,然后第二天又因为看了24的场所以发生了记忆覆盖,我……(顶锅盖逃跑)……这天是和小伙伴一起坐在C区,珠海时买的望远镜又派上了用场,再次在相隔不过百米的地方看到石切的感觉真的是太奇妙了,这柄御神刀真的,每个造型每个表情都好看到让我想哭


◆ 【12.24】广州·真剑乱舞祭repo

这次是正儿八经的repo了,主要是崎山丸痴汉视角,第一次尝试坐了VIP席(贵,肉疼,一张V席能买他好多吧唧了),位置还是特别好的通路,超可惜的是他的站位总是对着对面_(:з」∠)_ 本来第一天发现不下客席的时候我犹豫过第二天要不要带应援扇子,但万幸是带了,因为在安可谢幕时他走过来有看到,笑意盈盈地点了头,一瞬间就真的感觉什么都值了,台上的加持祈祷以及投过来的这个笑容,就是我最好最棒的平安夜礼物

以后还能再相见的吧,我会如你所言好好努力的


★————最后的分割线————★


说到真剑还是有点恍惚,很尽力地把思绪拉了回来,那么以上,就是我的2017年度总结了,总的来说,除刀音部分外几乎清一色都是石切婶作品,对此我非常开心,这个地方就该让他占据得越多越好(突然糟糕发言),新的一年里也希望自己能勤勉码字,多烤甜饼多开车,如果车能做到一个月一开就再好不过了~


最后还是用《眨眼》的歌词作为结尾吧,副歌部分真的特别特别甜,试公演里石切有个镜头是满满的自带圣光,高洁又温柔的样子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吹了,如果有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戳这个视频拉到21分30秒,这瓜要是不甜就来找我退钱(???


止めどなくずっと 止めどなくずっと

无法制止,无法停歇

溢れてくる想いは行く宛などないことを

如此满溢的思念并无可去之地

僕は知っているのに

对此我也明了

——《まばたき》






……






「主上,」隔着一层不算太厚的障子纸,御神刀的声音从屋外传来,「虽然不愿多加催促,但还是请快些做好出门的准备吧。」


「好好好,这就好了!」审神者一边噼里啪啦敲着键盘一边高声回应,「其他刀剑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并且已经按主上的吩咐让大家先过去了。要算时间的话,粟田口一家现在可能差不多都抵达了吧。」


「那就好,这事儿可不能耽误!」终于敲下最后一个字符,她几乎是跳着站了起来,对着镜子整弄了几下衣摆腰带以及发型头饰,便急匆匆转身几步去拉开了那扇满布着暖色灯光的障子门。


「让石切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她牵上石切丸的手,踏了踏精心搭配的木屐,确认穿稳当了之后仰头笑道,「我们也出发吧。」


「第一次参加正月的神社参拜,有不懂的地方还请石切多指教一下啦。」


「对了对了,钟真的会响108次吗?感觉好厉害啊……」


「我有好多好多想许的愿望,神明大人听到那些会不会觉得我太贪心了呢?……诶?不会吗?石切以前听别人祈愿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多吗?」


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渐远,这座本丸便在这个年末陷入了短暂的静寂,还亮着灯的她的屋内,那个画风不太搭的名为「电脑」的现世物件也没来得及合上,光标闪烁着停在文档最后一行,那上边写着的是——


「END」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