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一处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一个暗堕脑洞的随手记录,私设/OOC预警

——————————————


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喜欢石切丸。


立志要收集够一百振的那种喜欢。


于是她努力地锻刀,努力地跟随出阵,努力地扩充刀剑居室。


她完成得很好,一天比一天接近目标。


她本丸里的石切丸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可他不是其中任何一个。


他还记得当时樱花瓣的颜色,记得她满心欢喜的眼神,记得本丸门口她笑意盈盈指着的那个方向,记得最后一刻她仓惶失措喊出的那声石切。


他有理由相信那绝非她的本意,奈何它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事实。


她从此再没手滑过。


只有他。


偏偏只有他,是唯一被刀解的石切丸。


他好像什么都记得清楚,又好像什么都忘了。忘了之后发生的事,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他看见一个石切丸正在田间祈祷,而另一个在进行出阵的时空传送。


他看见那个曾是为他而备的部屋,有石切丸合上拉门开始换内番服。


他看见她从锻刀房一路说笑走来,经过他身边时眉眼唇角弯得刚好。


他看见自己手中握着的的大太刀,再不是记忆中那种纯净高洁的白。


他看见他们,也看见她。


日复一日。


他花了点时间数清了那些石切丸的数量,一百振的进度他也许有时比她还清楚。


新石切丸的出现毫无规律可言。


有时候几天都来不了一振,有时候一天内能来好几振。


他偶尔会感到生气,觉得她养了群废物。有不属于这座本丸的刀潜伏在这里这么久,这帮灵力充沛的付丧神竟然对此毫无察觉,尤其是每天拎着御币这里摇摇那里挥挥的那些,看着就来气,他要真是时间溯行军那边的,早挨个把他们给折了。


但这种激烈的情绪通常维持不了太长时间。


因为他又不得不去想,自己这种状态究竟还能不能算作是刀,又或者说,算作是刀剑付丧神。


当然算。


他也是名为石切丸的大太刀,他也有个人样,要手有手要脚有脚。


他还有个每日时间安排表,出阵远征内番演练等等等等都填在上边。


和其他石切丸的本丸生活没什么区别。


除了一点。


入夜后大家各自回屋时,他回的,是她的房间。


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其实他并不需要睡眠,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抱着刀坐在一边,看她睡下又看她起床。


石切丸的夜视能力普遍不佳,但偶尔夜色清朗时他也能看清她熟睡的脸。


眼睫轻颤如同驻足小憩的蝶。


枕边是洒落铺开的微卷长发。


还有无意识露出的光洁肩头以及纤细手腕。


无论哪种都散发着名为脆弱的美感。


破坏它吧。


有朝一日。


让她的睫毛挂满泪珠,长发贴在汗湿的胸口或是背上。


让她的肩头遍布咬痕,手腕叠在一起被捆绑或是扣住。


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去,直到承受完这里每一个石切丸。


他安静地看,安静地想着。


暗紫色的眼底平静无波。


主上,再等一等吧。


第一百振就快来了。






——————————————

第一次开暗堕脑洞,简直放飞自我_(:з」∠)_中间有段剧情想象了一下那种孤独感,居然小小地被虐到了,心疼

莫名觉得像写完了正文一样浑身轻松(不)虽然还只是个梗概但以后可能还会添细节吧……吧。

小声:平时写的papa虽然多数时候都是一脸温和,但其实我好喜欢看他攻起来啊QWQQQQ在我眼里重头戏应该是一百振达成之后他搞事的部分……请务必用力玷♂污♂侵♂犯这个滑妃婶婶!!(敲黑板:手滑有多可怕新婶们知道了吗?)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