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与白砂糖

*刀剑乱舞游戏/音乐剧相关

*关于石切丸/崎山丸两种声线的个人随想






开始之前先稍微叨叨几句吧。


作为一个坚chi定han的石切沼民,我一直不太能分得清自己当初到底是被哪个次元的papa所吸引,又是在哪个瞬间突然被射中了(心),总之回过神来就已经对这个角色彻底沦陷了,此后每每再看,都觉得仿佛自带滤镜,每每再听,也都觉得宛如天籁之音,这种久违的近似于自我意识过剩的感受说实话,放在这个不再盲目崇拜的年纪还真是有些令人难以言喻。


荒谬。


却无比愉悦。


毫不夸张地说,真的会笑起来,打从心底都变成软的(当事器官:我本来就是软的!)。能祛邪消灾,还能治愈各种负面情绪状态,还能这样那样,这么好的御神刀,喜欢他有什么错嘛![突然理直气壮.jpg]


好了好了表白完毕,进入正题——


突然想感慨声音是因为最近经常一边听歌一边给12月广州真剑live做应援准备,然后今天,几百首的歌单里正好随机放到了刀myu1的《Love story》,当崎山丸那句「あの日のまま 止まっているのかも」从耳机直达大脑的时候,我觉得我那一刻真的是猝不及防地,被,甜,到,了。


刷过无数遍刀音1的live视频,听过无数遍CD收录的演唱曲目,甚至也看过珠海现场,却一直一直没找着什么词能形容崎山丸唱歌时的这种嗓音,每次来去都只能剩下诸如「呜呜呜真好听他真棒」之类的直白感言。


而这次它自己撞了进来。


白砂糖,入口是清透的甜,有颗粒感和划痕感,小小的方形棱角,算不上圆润却也绝对不锋利,颗粒间的碰触会产生磨动的沙沙声,有些清脆又有些纤细,拈起一撮放进标着上边那句歌词的小玻璃罐子,撒落下来的声音尤其惹人怜爱,听在耳中有如幼猫的小爪子轻轻挠过心尖似的。


说人话。


啊我要死了。真的感觉心被挠liao到,这种白砂糖一样的质感太棒了,再这么听下去迟早要溺死在这片糖水汪洋里头,从此世上再也没有我OVER。


于是便很顺其自然地联想到了自家本丸里的石切丸,这位常年保持和蔼微笑的近侍先生,每次接远征的时候都会说最长的那句台词,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反正总透着那么点考验人类审神者耐性的意思。


可惜我大概是没法告诉他,我们有个成语叫「甘之如醴」。


也做个比喻的话,高桥先生为他配出来的声线应该就是蜂蜜了。入喉是醇和的甜,温濡的,柔润的,浓度刚好,不显张扬也不会过于厚重,常态下没有固定形状,流动时和缓平稳,波澜不惊,连着汇聚融合也是悄无声息的,似乎能像同种色泽的琥珀那样包容一切事物或时光,在某些罐子里贮藏时会出现结晶,但质地非常细腻,没有明显颗粒感,用手指(舌♂尖)就能轻易捻(含♂)化。


如果要与前边提到的奶猫相对应,那么这边便是成年的猫了吧,因为饮食运动和作息都相当规律所以毛发养得极好,撸上去的手感柔顺又松软(怎么感觉是在说本人的娃娃头短发呢),所以简言之就是,听他在本丸里讲话我有时候竟然会有种在撸猫的错觉,特别是有些上挑的尾音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啊,又要说人话?


喵喵喵?


知道他是甜的就够了!


那么,这碗蜂蜜糖水我先喝为敬,以上。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