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被喊了太太该怎么办啦

*石切丸x女审神者

*突发脑洞,随手短打

*交往前提,私设/ooc预警

————————————


「哇啊~太太画得好棒!给太太比心打call!」「呜呜呜疯狂赞美太太!这一篇写得太好吃了吧唧吧唧吧唧」「一本满足!他们是世界珍宝啊啊啊感恩太太!」


现世的某网络平台上经常能看到类似的捧场言论,里边提到的「太太」作为一种代称,发展至今似乎已经与最初的词义相差甚远,不知不觉间成为了盛行却意义难明的风气。而其中有那么一部分「太太」的称呼,毫无疑问指向了那些,闲时在那上面披着马甲逛逛写写画画的在职审神者们。


比如现在消息栏里这句新鲜出炉的「谢谢太太!」。


捧着手机的审神者脸上闪过一个复杂又微妙的表情。能帮忙商量解决小烦恼她自然是开心的,更何况那还是位可爱的同事,几番对话下来两人算得上是聊得相当投机,对方的谢意她心领了,可这称呼实在是……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担不起呢。


她忽然想到之前在别家主页下见过的操作,于是有样学样敲出了这么一条回复。


「噫,要喊太太的话,请喊我石切太太吧!」


……


就在屏幕上弹出来自对面的「石切太太!」字样的时候,一声温热的「哦呀?」在审神者耳畔同步响了起来,熟悉的醇厚气息自身后笼住了她。


「!!!」她僵硬了几秒,才慌忙把手里的东西压进胸前,转头挤出一个看似从容无比实则尴尬不已的微笑。「石切巡夜回来啦?」


好了,她又双叒叕被她的御神刀大人抓到玩手机玩到忘我了,虽说这次不是在舔别人家的石切丸,但情况也依旧严峻得让人紧张,她小声解释完太太的第一层含义,却被一脸认真地指出那好像并不符合语境,于是又更加小声地,说明了接在石切两字之后的太太应该是什么意思。


看着石切丸先是恍然大悟而后陷入沉思的神情,审神者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科普工作成果显著而感到欣慰,起初那种「在本人面前自称石切太太真是好羞耻呀啊啊啊」的情绪在沉默中逐渐消散,百转千回之后换成了别的。


……是有些不自量力了吧。


是,她是和他在一起了,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敢往更远的那方面想,她只是个普通又平庸的人类女子,只是碰巧有那么点灵力才当上了审神者,能来到这里遇见他,能有幸被他所牵挂,能偷得这一晌贪欢就已经用尽了毕生功德,又怎么敢企图那种身份进而企图更多呢。


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哎呀哎呀,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只是开玩笑而已呀。」她举起手在石切丸眼前晃了晃,顺势作撒娇状蹭进了他怀中。「这个回应的说法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当时看了觉得机智又可爱,所以就下意识记着啦!——啊,说起来还要对石切说句谢谢再说句抱歉呢。」


这之后石切丸终于出了声,尾音里拐了个问号表示疑惑。


「谢谢是因为石切的名字帮了大忙,抱歉是因为它是被我擅自借用的~嗯,总之就是……」


「没关系,主上。」他揽住她的腰,语气是一贯的温和。「不过,明天如果您有空的话,一起去趟万屋可以吗?」


「明天——?」


尽管突然的话题转换让审神者愣了一下,但凭着对恋人的了解她倒也很快就反应过来。「啊,好的,确实又到了那个时候呢,石切每逢月初第一天都会去给老板做生意兴隆的祈祷啊。」


「嗯,没错,但这次……临时增加了认真购物的计划。」


「诶诶诶……这可真难得啊,石切这是想买什么?不,等一下,十月我记得是神无月来着……」她急切地抬头,撑在石切丸前襟上的双手不自觉揪紧了那片浅淡的绿色。「石切不会是想出去待一个月再回来吧吧吧吧?!这个不——不、不再考虑一下吗?」


「……」


暗自被这种反应所取悦,石切丸话音里漾着的笑意都比往常更浓了几分。「其一,按历法算的话,现在还是叶月,距离神无月还早得很呢;其二,虽然以前是在神社待了很久,但现在我和大家一起生活在本丸,是主上的近侍,是侍奉您的刀,在没有出阵任务的时候,除了您的身边我哪里都不会去,这一点无论何时都不需要考虑;其三,是这样的,我现有的这几套衣装,从制式和颜色上看都不够正式,所以才想着要去万屋看看有没有更加适合的……呢。」


满意地看到一系列的表情变化,他笑着抬手抚上她的脸。


「不过主上似乎也很喜欢隔壁长船家那种西式的着装风格,如此我也努力尝试一下吧,明天就劳烦主上费心了。」


「……???」还没能从几十秒前的直球攻击缓过来的审神者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终于还是把问号写在了脸上。


「啊呀,这种困惑的表情……」


男人宽大厚实的手掌遮住了她的眼,随后有温软的什么轻柔而深情地碰触了唇瓣。


「之后在婚礼仪式上可别再有了哦。」







————————————

※婶婶第一次玩手机被抓请看

《梅雨季节请注意防潮防酸防生锈》

↑↑↑内含R15元素请注意规避


※感谢友情出镜的可爱同事 @なみ。 

如果能吃到同梗的阿尼甲篇就更开心了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