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随刀潜入夜,捞号细无声

*随手短打,自家本丸自家婶

*石切papa和极短宝ba宝ba出发去往6-4捞刀之前

↑总之都是爸爸就对了√

*蹲在王点喝酒的号叔:哈——您这意思是觉得我细?(婶慌忙摆手:不不不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

——————————


「啊,竟然……还能装备上御币以外的东西呢。」


话音悠悠落地,石切丸惊觉自己这句台词说得竟有些生疏。


身为这座本丸第一振满级的刀剑,他卸下刀装已经很久了,平日里除了勤勤恳恳完成近侍的本职工作以外,最常做的也就是已经趋近于本能的祈祷和净化,和三条家其他刃一起聊聊天喝喝茶,以及去马棚喂喂小云雀去田边看看作物生长什么的,总而言之,用审神者的话来说就是,从此过上了休闲「养老」的生活。


当然更多时候他都待在她的屋内,微笑着面对所谓「甜蜜的独处」,在日常工作之余、在各种不经意间,遭遇自家主上暨交往对象的言语或是行动上的奇袭。


所以尽管仍旧谨记着作为武器的本分,但石切丸以为自己没什么机会再使用刀装了。


就好像他以为按自己的刀种理应没什么机会前往六图的合战场一样。


但是现在,他手里那两颗金轻骑只是在室内就足够璀璨耀眼,弧面反射出的光亮仿佛一找着机会就能把人晃瞎似的,而他同时也真的怀疑起了自己的视力,因为她白纸黑字写着的出阵地点竟然是——


幕末,京都,池田屋一楼。


近侍几乎是下意识地回想起,之前被审神者扯着一起看的那部名为花丸的纪录片,里边那位石切丸先生在第一集的室内战表现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因此他也完全有理由相信,当时刚就任没多久的主上的确从中明白了什么,因为在后来进驻六图的时候,她编排出来的队伍可以称得上是相当合理,与一些传闻中懵懂无知的新人审神者相比,显示出了远超及格线的战术素养。


所以这是……


石切丸略带疑惑的目光被审神者硬气地接住了,随后他便意识到了她之所以这么硬气的原因——与他一同出阵讨敌的,是那群修行归来后又在江户新桥锻炼了有段时日的小短刀们。


「嘛,别担心,他们带的都是金铳,白刃战前就能解决掉一些,总之不出意外的话,直到王点前都不用石切拔刀。」他听见她有理有据无法辩驳地这么说着。


道理他都懂,可怎么听着似乎有点……微妙?


就那种……「这支队伍并不太需要你的刀刃」的感觉?


短刀极化后的实力他曾在手合场见过一二,不得不说确实很令人震撼,不亚于自己的强力打击,辅之以高到无法想象的机动,无论挑出哪六位编入队伍,都是现如今本丸里当之无愧的最强战力。


所以为什么……


「咳,嗯,那个,不是,怎么说呢。」审神者的气势突然就软了下来,试图对自己先前不太妥当的措辞进行修正补充。「这支队伍,石切是必须的,而且……希望能由你来担任队长。」


「……主上。」石切丸垂下一瞬间微微睁大的双眼,温声做出提醒,「夜战,室内战,您应该清楚,大太刀在这种场合可不是什么战斗专家啊。」


「我知道,可是……」


审神者犹豫几秒,尽可能选用了最易于被理解和接受的说法解释她的本意——这几天她从一些任职已久经验丰富的前辈那里听说,这个地图带大太可以稍微有效地防止进入岔路,虽然原因不明,但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提高了抵达王点的概率,然后结合自家本丸的实际情况,她觉得他或许是有那么点儿怀念战场的,又觉得他或许也想体验一下六图的氛围,所以就存着私心想让大太刀之一的他来率队出征。


「当然我也知道,与其说是怀念,石切更在意的可能是自己是否尽到了武器的本分,也就是战斗……吧。」她盯着他那双被睫毛打上浅淡阴影的紫瞳,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嗯那个,其实,抛去这些不提,我真正的私心是……」


感受到石切丸抬起来的视线,她恍惚间有种实体的轻吻落在唇上的错觉,于是就这么不由自主地止住了未说完的话。


「我明白了,」近侍轻声回应,「我明白的。」


后半句逐渐扬起的笑意比往常更显从容也更加温柔。


「……」


审神者愣了愣,然后猛地从桌边跳了起来。「你明白我也要说!」


「我就是想让石切去帮我接号叔!我就是相信我家御神刀大人的运气!我就是、就是!就是想让石切在我这里留下很多很多很多的痕迹!就、就……」


意识到脱口而出的某句话有些糟糕,她的耳尖即刻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飞速变红发烫。「是、是战绩!是在战绩里留下痕迹的意思!就好比之前限锻的时候也是石切……哎呀总之就是那个意思啦!」


「所以拜托了!」说到最后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鞠了个躬。「全刀帐幸甚有你!」


「是是是,」石切丸难得的笑出了近似于噗的一声,伸手揉了揉审神者的发顶,换上了外人不曾听到过的宠溺语气。「您的愿望,新的同伴,我都会努力的。」


「呜,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辛苦你们了——」她低着脑袋往前轻轻抵上了那个宽厚结实的胸膛,「有的时候就不用太在意战场进度,该回本丸就回,我会给大家安排好手入室准备好加速符的。」


「嗯,请放心吧,我也会尽量保护好他们的。」这么说着近侍忽然反应过来,神情愉悦地开起了玩笑。「不过仔细想来被他们保护的可能性更大呢,哈哈。」


沉吟了片刻他又加了句感慨。「但还真是神奇啊,没想到有朝一日在侦查方面大太刀也有帮得上忙的时候呢。」


「!!」怀里的人仰起头满脸惊讶地低声叫道,「石切你发现了盲点!连我都没有注意到!」


「哦呀,这么说的话……主上没注意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诶?比如???」


「比如在行军前应该如何有效鼓舞您这位专属队长的士气,以及如果他成功带回了您期望的战果,又应该给予怎样的奖赏之类的问题呢。」






——————————

※所以这个flag我就立在这了!

如果自家papa能带队捞出号叔,就给他写100振x婶婶的车!(被打码的当事人:不,主上,我并不想要这么多……)

——————————

9月26日早更新:

出出出出出货了(又惊又喜),翻了记录帖是papa带队的大约第100次进图,相对来说真的算非常快了……超绝开心呜呜呜,从5月份战扩的时候就想要号叔了,中间几次限锻把家底烧光了也没能接回来,也断断续续一直在6-4捞着,那时候真的没想到最终真的会是他帮忙带回来的呜呜呜

怎么说呢,也许他只是单纯的想帮忙达成愿望,并不是为了车什么的,但既然有flag在前,真的非常对不起,我我我又要嫖御神刀了(T▽T)

(表面嘤嘤嘤,内心嘻嘻嘻)

评论(10)
热度(27)
  1. 葉月想上papa的かがみ 转载了此文字
    能捞回小酒鬼,区区五十振又算什么(⁄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