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well】虚惊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企划产物,魔法学院paro→企划地址请戳

*私设/OOC都算我的→具体人设请戳

*关键词「意外遇险」

↑稍带了点「舞会前的准备」(吧?

————————————


“我想再确认一次,关于下周的冰上舞会,”停住脚步的少女原地旋了一圈,扬起眉毛兴致很高地问,“石切会和我一起,对吧?”望了望身后十多米外点头微笑的男伴,她弯着嘴角低下脑袋去整理制服领结,修长手指在银灰紫色的缎面上压出细小的褶皱——刚才的几次跳跃使得它稍稍歪向了左边,放任不管的话,在风院形象受损之前她也许会先被心里的小猫挠个半死。


她仔细调整着角度,直到缀在领结中央的钻石折射出恰好的光。


“唔,让我看看,这里的事件是……救出了不小心被花藤缠住的森之精灵,获得一枚[守护之戒]。”她小声地、慢速地读完漂浮在正前方的文字,视线下落扫过左右两侧的花丛,在一处相对不那么起眼的地方找到了那只颤动着半透明翅膀的可怜小生物,柔韧的藤蔓正紧紧地卷缠着它纤细的身躯。


片刻后她收起魔杖,手心里多了个银光闪闪的东西。


悬在空中的转盘轻盈地朝后飞去,停到另一位游戏参与者的手边,只有巴掌大小的盘面被轻轻拨动,精心标刻的罗马数字转成了一团。静止在旁的指针是古旧的铜色,有着树叶般的形状和纹理,而叶尖最终指向的那个数字,意外地和当前的使用者渊源颇深。


“嗯……七。”得益于近几个月的耳濡目染,石切丸一眼就认出了它。男人迈开的步子大而平稳,七步足以让他顺利地将两人的距离缩短过半。对他而言,触发并完成任务并不是什么难事,很快他的视线便跟着转盘缓缓滑回了前方。


“舞会,很期待吗?”他问。


少女脸上的笑容又增加了一些。“那是当然,”她抬手拨转盘面,语气相当真诚,“虽然有点紧张,但总的来讲还是期待得不得了呢。”似乎是猜到了石切丸想要说什么,她迅速抢着开口,“我知道我知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局!”


她很感激他未出口的好意提醒,也同样感谢他的耐心相陪,的确当下四院的学生们都在和各自的舞伴做着积极准备,而自己却还在某款通常被用来打发时间的桌面主题游戏里神态悠闲地待着,怎么都看不出是“紧张又期待”应有的态度,刚刚那句话也更像是个贪玩的孩子在向父亲撒娇祈求再多玩一会儿似的。


可她不得不这么做。从转盘上得到了数字,少女又开始前行,她沿着小路向右拐弯,膝上的绀色裙摆甩出一个俏皮却不太自然的弧度,就这样从石切丸的视野里消失了。


保持着一贯的温和神情,石切丸收回目光,眼神里多了点别的什么,他想他大概是明白她的意思——或者说是苦衷的,只是比起直接的安慰,他更希望能找到另外的更加委婉的做法,否则好像会显得她那些小心翼翼的掩饰都是在白费力气一般。


他到底更希望小姑娘能主动把烦恼的事情说给他听。


突然从右前方传出不小的动静,石切丸的思绪被打断了,一阵轰隆隆的声响过后,他看见转盘晃悠悠地出现在自己眼前。本能地觉察到某种异常,他试着喊了两声她的名字。


——没有回应。


同一时刻少女正被飞扬的灰尘呛得咳嗽不已,眼睛也不自觉眯了起来,等到好不容易适应周围昏暗的光线,她才得以看清发生了什么——不知从哪滚下一堆碎石块,将她堵在了这个三面都是粗糙石壁的岩洞里边。


考虑到对应的文字说明是“进入探查时遭遇意外险情”,她并没有表现出太惊慌的样子。按照正常情况,只要选用了适合的道具或者咒语,事件就能得到圆满解决,玩家就可以走出这里回到主路线上继续进行游戏。


但实际上她很快陷入了举着魔杖绞尽脑汁的境地。


学过的、能想到的位移魔法似乎都没有效果,无论是对石块还是对她自身。


幽暗的岩洞里十分安静,她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就在听觉快要被它们全部占据的前一秒,外头传来的熟悉人声让她回过了神。


“别担心——”她的喉咙有些发紧,却还是竭力使语调听起来显得镇定,“我没事,只不过可能需要一点思考的时间。”说完话她才发现手心里已经满是潮湿的汗意,紫檀木制的杖身因此变得滑溜溜的。


石切丸现在站着的地方离洞口仅有几步,脸上罕见地露出了难以描述的表情。他几乎是刚转过弯就确信她那边一定碰上了什么意外,因为当时本该飞走的转盘还固执地留在他身边。果断排除了各种常规的可能性,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的,他继续拨动它以获取更多的步数,进而走到这里,听到了岩洞里头她强忍着慌乱的声音。


“没事的,”他稍微提高了音量,确保里边的人能听清,“我来想想办法。”


石切丸向来是相信祈祷的力量的,比如现在他甚至不用刻意将步子压小,转出的那个数字就不偏不倚正好能够让他去到想去的地方。半空中提示文字缓缓浮现的同时,封在洞口的石块也无声地碎裂坍塌,接着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顺利的话他应该能看见她一脸惊讶地小跑出来。


然而事情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这个岩洞算不上有多深,在外就能把内部的景象尽收眼底,可是——里面空无一人。


他们可不是在捉迷藏。


不假思索地,石切丸一步步走了进去,即使身后也开始轰隆隆滚下巨石,他也没有停下脚步。昏暗的环境模糊了他的视力,但他无比确定他的小姑娘就在这里,尽管刚才光线充足的时候他也没能见到她。


他坚定而果断地走向某处,直到她的味道近在咫尺。


现在说话她能听到吗?贸然出声会吓到她吗?石切丸这么想着,反倒犹豫不决起来。


“……”对这边的情况一无所知的少女突然张了张嘴,在她眼里碎石堆不曾有过变化,也没有谁穿过它们走进来,可她就是莫名其妙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心像是扑进了柔软温暖的毛毯里,那种类似于安心的感觉就像是……他就在身边一样。


“……石切?”她试探着小声喊道。


虽然远没有达到吓一跳的程度,但石切丸还是小小地惊讶了。“是,我在。”几秒钟后他低低地应声,“我在这里。”


几乎就是从头顶落下的话语让少女惊喜交加,她相信这个距离如果放在平时,只要抬起双臂就能分毫不差地抱住他——但很可惜,她现在伸出的手所能触碰到的,只有细小的灰尘以及微凉的空气。


看不见也碰不到,这是两人做了些尝试之后得出的结论,这个仿佛平行空间的洞穴里唯一相通的似乎就只有他们的声音。期间石切丸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建议她把前边获得的那些游戏道具尽可能地全试一遍,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


石切丸从未担心过自身要如何离开的问题,事实上以他的能力也不需要担心,然而目前最关键也最糟糕的是,就算有一百种可以出去的方法,他也带不走她。


在“意外”里遭遇真正的意外,这就是今天的运势吗?


自己先走到终点离开游戏再从外边把人拽出来或许是可行的,但也无法保证一定就能成功,再说了,如果将她独自留在这种阴沉幽暗的岩洞里等待救援,他完全可以想象她答应时那种清脆爽快毫无畏惧的语气,以及在他离开后咬着嘴唇强压住内心恐慌的可怜表情。


石切丸摇摇头,试图把那种画面抹掉,随后他听见她有些气馁的声音,脑海里不知怎的蹦出了一只耷拉着脑袋的小猫的形象。


“好像……全都不行呢。”


“唔,先休息一下怎么样?”他提议道,“聊聊天转换心情什么的,也许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可是——”


她及时止住了快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又连忙把急切的情绪往回收了收。“哈,聊点什么好呢?石切最近——”


“冰上舞会,以前都只是听闻呢,”石切丸轻声说,“要说期待的话,我也是一样的。但怎么说呢,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对那种形式的舞蹈也不太熟悉,让我一起……真的可以吗?”


“当、当然了,只有和石切我才……”


“真是荣幸之至。”巧妙地切入了话题,他接着往下说道,“不过相比起舞会,更加令人期待的是我的女伴啊——裙子,发型,妆容,闪闪发亮的小饰品,不知道组合起来将会是怎样一副光彩照人的模样?”


“……”少女愣了片刻,一张小脸逐渐涨得通红。“我……”


他说的那些她都还来不及去考虑去准备。作为初入学的本习一年级生,作为刚接触魔法不到半年的新人,她深刻地意识到自己需要学习掌握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之所以今天还争分夺秒拉着他来玩这个,就是因为这种类型的桌面游戏十分适合用来练习初级魔咒,而据说这也正是设计者的初衷之一。


“等、等从这里出去我就——”


“哎呀哎呀,努力勤勉是好事,”石切丸终于找到机会抛出了他酝酿已久的主题,“但我不也常说吗,节制第一,节制第一。”


他似是无奈地长叹一口气,语调里添上了几分嗔怪的意思,“既然是那么期待的活动,为什么不从头到尾好好享受好好珍惜呢?”


被说中心事的那一位不由自主地睁大眼睛抬起头来,仿佛能和石切丸对视似的。“……嗯。”她点点头,心底涌起一股委屈又或者是解脱之类的情感,惹得鼻子有些发酸,“石切说的没错。”


隐约带着轻微的哭腔。


果然被困在这里还是会觉得害怕的吧,没错,一定只是因为这样……


“说起来——在冰面上跳舞,会冷吗?”石切丸突然话头一转,提出了一个听上去很实际的问题。“嗯?”少女怔住了,可没等大脑作出指令,思绪就已经自行被引了过去。“嗯……没记错的话,石切应该不怕冷的吧。”


“是的,但我问的是你呀。”他轻轻笑了笑,“明明平时总喜欢待在壁炉旁边呢。穿着毛绒连帽睡衣裹着厚重的毯子,整个人就像只过冬的小熊。”


“啊……”她连耳朵都开始发烫,“小熊什么的,我才不是……你、你们正确的过冬方式不应该是冬眠吗!”


“别的个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至于我……在等到你的契约、在等到你之前,是的。”


“等、等一下,我可能需要缓一缓——”她捂住自己的脸,感觉浑身都往外冒着热气,尤其额头附近的温度更是高得吓人,“这不对劲,石切从没有说过这么——这么那什么的话!”


“就算是机会难得吧。”石切丸用一种看似自省实则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只是如果平时也能像这样坦率一些就好了,毕竟现在这种奇怪的机会,还是尽量不要再有下次才好。”说话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头朝自己的胸口看了许久,又伸出手在身前来回晃了晃。


他的小姑娘确实是怕冷的,尽管她现在是个小火炉。


“嗯——”他的手在空中明显地顿了一下,好像突然间找不到可以停放的地方似的,摸上了自己的后脑勺,“还想听些别的、那样的话吗?”


“不,让我缓缓——”怀里的人儿捂着脸闷声闷气地回答。


“好的,”石切丸忍住笑意,“那就等出去再说吧。”


有什么东西在两人的身侧渐渐凝聚成型,白色的轮廓越发清晰。


在那里边收着的,是他足以斩断任何岩石的刀刃。







————————————

妈呀可甜死我了

好久没给企划糊墙了,炒鸡过意不去QvQ

主要是总想写成那——种感觉,但果然真的好难呜呜呜

试着化用了些比较偏的游戏语音w

感谢各位收看(?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