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R18】红线,鹊桥,七夕夜(一)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交往前提,私设/OOC预警

*真空/绳缚/道具play预警←麻麻这人怎么这样

*(过期的)七夕特惠组合大礼包现已上架

——————————————

2017.9.9更新

直接在这里上车就好

——————————————


扑通,扑通,扑通。


急促猛烈的心跳震颤着耳膜,一下一下像是时钟读秒,更像是战鼓轰鸣,审神者紧紧抿着唇,仿佛一张嘴那个器官就会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她披着薄薄一层夜风织成的纱,感受到皮肤表层若有似无的轻抚,意识和身体又绷紧了几分,站姿僵硬地望向桥下那片粼粼水光。


那的确是她喜爱的,本丸的夏夜景色。


然而审神者现在挤不出半点欣赏的心思,只是摆着等待的姿态,盼望那个人快些到来,同时又自相矛盾地祈愿,愿他不要太早出现,好留给她再多几分钟的准备时间。


可是,还想要准备什么呢?礼物精心封装完成,台词也努力练习过,觉悟和铺垫什么的更是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做好了,此刻她站在这里,完全可以用「万事俱备」来形容,唯一欠缺的也不是什么东风,而是那位良人。


如果能把这份过度的紧张推给所谓的节日情结就好了。


……


「话说,每年才能见一面的话……肯定是要做的吧?」


今早这句话飘进耳中的时候,石切丸正在帮审神者整理本日待批阅的公文,冷不丁从少女嘴里蹦出来的露骨说法让他噎了半秒,停住手上动作看向还在慢吞吞解决早餐的那边,神情有些微妙地点了点头。「是的……吧。」


就在不久前他的主上突然和他谈起上个月初在本丸里举办的七夕祭活动,先是发表了一番真开心啊和大家一起过节真是太好了之类的感言,又顺着从两边的风俗差异溯回到同一个来源传说,盛赞了忠贞不渝感天动地的爱情等等,总而言之直到刚才,他们聊的都还是些全年龄向的健康话题。


有求知欲固然是好,但那种事情……


当听到对方又进一步提出了可是按故事设定来看两位主人公理应不能离开鹊桥的疑惑之后,凡事总要认真思考的御神刀大人却也渐渐红了耳尖。


如果是刚来本丸的那阵子,面对这种问题石切丸断然是生不出什么奇怪联想的,但时日推移到现在,和眼前的少女相处到现在,他从她身上习得的,不仅仅是人类称之为喜欢的那种心情,还有尝过一口便再难忘掉的,蚀骨销魂的爱欲。因此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不可控地,应着她暗含诱导的话语,朝着与之相符的某个情景想去。


但其实石切丸收得很快,只一瞬间就停了下来,之后的脸红更大程度上是因为那片刻的失礼想法所引发的羞愧。


就着这般秀色吃完早餐的审神者显然心情大好,愉悦地承认并反省了自己的恶趣味行为,在恋人脸上致歉般啾了一口然后郑重宣布开始办公,直到日落时分都很好地保持住了乖巧安静严肃认真的工作状态。


再然后,吃完晚餐的她向石切丸发起了出门散步的邀请。


实际上那更像是一份指定了时间地点和参与方式的邀请函。


时间,几小时后。


是地点,本丸小红桥。


……


所以她现在站在这里,脑内无规律闪回着为这场低配版鹊桥相会编写的拙劣剧情,等待着男主角的登场。


当然,石切丸并没有迟到,等待只是因为她来得早。审神者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迎着对方的注视走上桥,她极有可能会慌张到连步子都迈不好。


毕竟那里有……


「……主上?」


熟悉的,醇厚的,温和的,恋人的声线。


审神者转过头,看见石切丸离自己还有最后几步,飘过的萤火在他眼里点出闪亮的光。


「非常抱歉,我似乎是迟到了。」他终于站到她身前,摸着后脑有些不解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主上等急了吧?」


「没有啦,是我来早了。石切一向都很守时的,请务必相信自己。」她也跟着笑笑,环望了一下四周。「现在的夜色,我觉得刚刚好。」


在被温暖干燥的大手牵住的同时,她听到他低声的夸赞。


「新的浴衣啊,多谢款待。」


「……嗯?」


「就是,很可爱,可爱到不太想说很适合你这种显得平庸的感想呢。」


毫不自知地打出了一记漂亮直球的石切丸开始牵着审神者往桥下走,并没能及时察觉到那只小手正在快速升温,临下桥时,他又犹豫着把另一个重要感想给说了出来。「但就是……如果下摆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他家主上这件浴衣,是改良过的短款,衣摆下边直接就是一大半光洁白皙的大腿,先前走近了看到的时候,在那么几秒内他竟然有种被晃花了眼的错觉。要只是在她屋里,这个长度倒也没什么,可这是在外边……


「唔,谢谢,短也有短的可爱之处嘛。」对此审神者这样回复。「而且……又凉快又方便呢。」


此时的石切丸还无法领会后半句的深意,新衣的话题也就此告一段落。


之后的散步聊天平心而论画风都和往常差不太多,但石切丸总觉得今天的审神者很不一样,握着的手偶尔会有细微的颤抖,语调也时不时像在压抑着什么,尤其是沁着细汗的白净细腻的脖颈,每次不经意看到都会让他涌起一阵燥热。鼻间也满是她融着些许汗意的幽香,当中似乎还混进了某种熟悉却一时难以辨别的香味,无论在心里念多少句「平常心」,他都没办法让自己忽略这些种种,没办法彻底压制那头快要破笼而出的猛兽。


它被锁住有好一阵子了。


……


夜色渐深。两人所在的方位正好能看到本丸里最后一个亮着灯的部屋,没过几句话的时间,那片光也悄无声息地暗了下去。


审神者爽快地采纳了回去休息的提议,返程途中他们再次踏上了那座漆成朱红色的木桥。


走到最高处时她忽地止步。


「呐,石切刚才是说,这件浴衣怎么样?」等付丧神也停了脚步转过身来,她对上他的视线问道,不出意外的再次得到了「很可爱」的评价。


「谢谢。」她将他拉到身前。「不、不过……」


「嗯?」听着对方陡然变得局促的语气,石切丸没来由的也感觉到了紧张。


「里、里边。」终于把心一横,审神者踮起脚尖凑到恋人耳边,呵着气轻声说出了那句练习过无数遍的台词。「里边什么都没有呢。」


「……?!!」


音量不大,却宛若平地惊雷。


「也不能这么说……」少女用尽全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和语调,抢在对面作出回应前继续说道。「还是有些别的东西的。」


她褪下小半边衣领,袒露出部分肌肤,之前一直被织物遮蔽的锁骨附近,环状的赤色棉绳赫然入目,动魄惊心。


「……」


难以自持的吸气声过后,是男性愈加粗重的呼吸。「……主上这是?」


「是礼物哦。」被石切丸给予的忠实反应激励着的审神者逐渐探到了进入状态的感觉,言行不知不觉中更贴近了自己作为「礼物」的设定。垂下的双手在衣角上捏紧又放松,终究是缓缓地缓缓地,提了起来,未着寸缕的小腹和股间,是一路向下延伸直至隐没的红绳。


「这是送给石切的,七夕礼物以及,迟到了很久的毕业贺礼。」


犹如夜幕下初绽的罂粟花,青涩却又妖艳,诱人却也致命。


「请收下吧。」她说。「就在这里。」


TBC

————————————

※「多谢款待」梗借自番剧电玩咖第七话


※久未开车手有些生,卡文卡到心碎,对上次提前打卡的小伙伴们表示十万分的抱歉(花式土下座)


※最后有个小小的无(有?)奖问答

【Q】婶婶开头提到的觉悟后边的「铺垫」具体是指做了什么?


(我我我我自我感觉文里暗示还挺明显的QAQ如果没人看出来岂不是hin尴尬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