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做梦的事能·叫·做·吗♂

*石切丸x女审神者

*个人向脑yi洞yin产物

*第二人称/私设/OOC预警

*真·自我满足,并不知道算R十几

————————————


托腮盯着狩衣形态的近侍领了名单退出屋子,你觉得自己很可能是在做梦。


因为他那一身非常不科学。


虽说近期接到了全力征讨时间溯行军联合部队的指令,但被你派去应敌的是那几位相继完成修行战力大有提升的短刀付丧神,因此,出阵可能性排除,又考虑到联队战期间异常凶险的演练场,你心有余悸地划掉了这个选项,再仔细一想让近侍去远征这种操作更是不存在的,就算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婶也不行——综上种种你得出结论,如果这真的是在本丸,他应该会像往常一样穿着那套居家感十足的内番服才对。


你恍惚记起今天处理完公务后那只越过桌面探向你头顶的手,记起当时眼前那一大片柔软的鹅黄,更加笃定了刚才的判断。


所以说为什么连梦里都在工作啊,你支着脑袋愤愤地想,就不能做点其他更轻松愉快的事情……吗。


你的耳根突然急速升温。


刚刚走出去的那位,毋庸置疑是你的近侍,你的石切丸。他又一次入了你的梦,又一次因为你的念想具现于此,然而重点是,你似乎很久很久没在梦中见到他这般衣衫齐整的模样了。


你顿时觉得自己十分糟糕,满脑子尽是些用神刀也难以斩除的邪秽思想,清醒时惹得你脸红心跳,睡着后也经常要实景模拟一番,从最初的拥抱浅吻,到后来的抵死交欢,你眼睁睁看着心里那头原先只会胡冲乱撞的小鹿一天天长大成为发情期间不知餍足的母兽,每到梦里就附在你的身上,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提醒你你想要他,想里外都被他染上气味,想身心都被他据为己有。


呃,这样的说法好像很容易产生误会。


你慌慌张张在脑内为自己辩解,试图从对方的性格品行作风能力等方面举例说明你只是个被他的优秀一步步吸引然后意外沦陷的纯情少女,绝非那种专盯着美好肉体下手的采花淫贼。


……


他回来了。


拢了灰白的袴正坐在你面前,低头对照手上清单向你做着各项事务的汇报。也许是梦的缘故,他说的那些内容你都听不太分明,像是在看一部音质朦胧的纪实电影,对比之下衬得画面格外清晰。


你看见他低垂的眼、张合的唇以及红润的舌尖,后者在他嘴里时隐时现,带着隐约水光,温温软软仿佛含住就会化掉似的。


你忽然感觉喉咙一紧。


这种以公事为重的场合,要放在平时你是不该不敢也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你作为审神者在恪守本职方面素来做得不错,当然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受了他的影响,用最近刚学到的一个词来说,石切丸对你而言,确确实实是「道标」般引你向前的存在。


……但如果是在梦里呢?


你还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却听到了深处另一个自己、那个贴着痴汉标签的自己解开锁链的声音。


眼前的男人神情专注,举止得体,在神官造型的加持下,成熟又禁欲的样子性感至极。穿着严实却远胜过赤身裸体,每处微小细节都散发出令你血脉偾张的色气。


比如被白色衣领紧贴着的颈部,再比如当中恰好被布料完全覆盖、随着声带运动轻微起伏的喉结。


你没法移开目光,没法不去幻想。


想用唇齿拉下他的领口,想吻住他的喉结,想那样听他说无数遍「喜欢」,想细细体会与之相应的震颤,想把那种感觉分毫不差地刻入骨髓。


还想在那里亲吻流连,想趁他不自觉仰起下巴的时候吮出暗红色的印章,想在濡湿的皮肤表面呵气,想压低声音告诉他有人需要净化,而有人需要他。


想顺势攀着双肩咬住边上显眼的黑色帽带,稍微将它扯松,想用嘴去解他认真系好的绳结,任由布制的带子被浸得湿透,想在彻底解开的同时推倒他压在身下,自行脱落的帽子意味着他身上的衣服也即将要被你一件件剥光。


……剥光。


「……!」你不太自然地掩着嘴轻咳了一声,随即看见石切丸抬起头来,视线相交的刹那你竟然有种被撞破的错觉。就算知道这是梦,可还是很微妙啊,当面意淫又被发现什么的,太刺激也太糟糕了……


好在梦境里很多细节都是会莫名其妙缺失的,当你回神的时候,近侍已经把报告递了过来。


朝上的掌心附近有突兀的一小条黑。


你的目光不由自主歪了过去,落在他的中指根部上边,顺着注意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又顺回去盯住了那个被护手套住的地方。


这个部位……


好想丢掉那些碍事的纸张,想舔湿他的指腹,再从指尖开始全部都含进嘴里,想模仿某种不可描述动作吞吐他的手指,发出暧昧的水声,想用舌头在里边卷缠搅动,抬起眼故作无辜地看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就是这种惊讶的,紧绷的,隐忍的,迷乱的表情,和想象中一模一样。


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你确实这么做了。仗着做梦的名义。


你沿着他的手指舔到掌心,一下一下如同乖巧黏人的猫,舌尖过处都是晶亮水迹,湿漉漉的仿佛沾满了某种性意味极强的液体。舌面碰触到的皮肤有些粗糙,却让你莫名觉得兴奋,这是他久经磨砺的握刀的手,而你迫切地想要被这双手握住胸乳以及,从后边握住腰。


舌尖继续游走,你咬上了他腕部内侧的白色系带,没有花费太多力气,那个端正漂亮的蝴蝶结便松散开来,黑色护手随之敞开了一部分,露出了先前被裹着的手腕。你又一次把唇舌覆了上去,细致又和缓地扫过他不自觉绷紧的手筋,感受到他逐渐加快的脉搏与心跳,你很是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这种不自知的可爱简直就是犯规嘛。


你无意间看进他的袖口,角度不偏不倚刚好能窥见护手后边那半截手臂和肘窝,可能是平时不常晒到日光,因此显得相当白皙,和前端的黑色布料接在一起,很容易就让你联想到了那个自带顶级色气值的词语。


——「绝对领域」。绝对的绝对领域。


你顿时有点理解某类绅士群体为什么如此钟爱这个特征了,虽然大腿和手臂不能混为一谈,但那份若隐若现的诱人感觉真是异曲同工。


那么,那里被舔到的话,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主上。」


你惊醒过来。


「打扰了,主上。」真·石切丸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您醒了吗?」


你缓了几秒才出声回应,坐起身匆忙披了件衣服,摇摇头甩掉残存的虚幻感,喊了近侍的名字让他进屋。


这就已经是早餐时间了啊。


「早上好,今天也麻烦石切啦。」一想到几分钟前自己还在做着那种亵渎御神刀的梦,你免不了有点心虚,视线在周围转了几圈才敢飘过去。「今天的早餐是什……」


你的话音生生停住了。


眼前端着餐盘的石切丸也穿着出阵服。


「米饭,煎蛋,腌黄瓜,啊,还有主上最喜欢的萝卜味噌汤。」你听到他的回答,语气温柔,一如既往透着些许笑意。最关键的,每个字每个音节都听得清清楚楚。


被强行唤起回忆的你只觉得一股热流冲上头顶,整颗脑袋从里到外控制不住地开始发烫。如果你是个老式烧水壶,壶盖现在大概能被蒸汽给顶到半空,壶嘴也在咕噜咕噜不停往外冒着气泡。


「我不想吃早餐了。」这是第一串气泡。


你应该是发烧了。本来想问他怎么突然换了身衣服,是不是出于什么考虑想要请求出阵,话到嘴边却自动换成了别的。


「我想吃你。」第二串气泡。


「……?!」近侍顾不得放下托盘,迈着稳中带急的步子来到你身边。「主上?是身体不舒服吗?」仔细端详过你的脸色,他蹙起眉头露出担心的神情。「果然脸很红呢,我去把药研喊过来。」


「我生病了。」在对方有所行动之前你拉住了他的袖子。「我想祈愿病愈,还有……」


「还有,我想要你。」


……






※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个深夜。


「用鹤丸先生的话说,当时可真是吓到我了啊,主上。」


「可我真的真的是生病了呀。」


「是是是。」御神刀揉了揉你埋在他胸前的头。「久违的听到那种愿望……竟然会有些怀念呢。可明明这样的事情,没人来许愿才是最好的情况啊。」


「唔……石切如果想听,我来说就好啦。」


「嘛,主上的话,比起那个……」他的手掌下滑到你的腰间,隔着睡裙轻按了两下。「我现在倒是更喜欢听另外一句了。」


————————————

*之前看到一个类似「你觉得刀男们的色气部位都有哪些」的讨论,于是回本丸盯着近侍papa看了许久,又去刀音1盯着崎山papa看了许久,emm然后我安详地升天了……


*本文大概又叫做《论石切丸出阵服的撸点》吧吧吧


*码字期间状态不是很好,各种沉迷补番,看完野良神完全不能自拔,好想按那个paro也把石切丸写成神器啊啊啊(住手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