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这是您的盒装小甜饼,请签收!

*《歌舞音乐皆献于神》系列

*石切丸×女审神者

*脑洞均来源于所引歌词

*超小短打,无脑腻歪,不讲道理

*希望能像冰镇西瓜那样甜到你♡

—————————————


1. 夏日祭


他左手捧着章鱼烧,右手举着苹果糖,神色焦灼地出现在她身后,眼尾的朱红仿佛快要烧起来一般。


此时距离两人走散已经过了将近半小时。


作为刀剑化形的付丧神,他本该可以直接感应到自家主上的详细方位,然而这热闹非凡的场合里混杂有太多其他审神者与各自随从刀剑的气息,因此只能用最原始也最低效的方法挨处去搜寻那个娇小的身影直到现在。


「主上。」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语调保持平稳。「我——」


话没说完就被扑了个满怀。


少女转身的速度远比他想的要快得多。


「石切……」也许是脑袋埋在胸前的缘故,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闷。「对不起……说好在那边等你的,可一不小心就,就被人群拥着挤着带走了……」


「该道歉的人是我呢。」他叹出一声鼻息,抬起双臂环住了她。「不该把您单独留在金鱼摊,也不该松开手去对面买东西,更不该过这么久才找到这里。」


「可那是我让石切去的嘛,而且那也是我说了想吃……」


「就算主上这么说……」他顿了顿,换了个话题再次开口。「哦呀,章鱼烧再不吃就要凉了哦。」


「诶——!!!」


前一秒还在哀怨自责的某人果然立刻满血复活,向后弹开了半步就急切地伸手去够那个小纸盒。「绝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


计划通的御神刀弯着眼睛笑起来。


「好好好,虽然不会烫到但还是要拿稳哦。」


君だけ 守るよ ありったけの 優しさで

用全部的柔情,守护你一人

世界中 探して やっと見つけたんだ

寻遍全世界,终于找到了你

——《大袈裟》




2. 强迫症


「主上,还是让我……」


「放心交给我吧!」少女握着刀摆出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隔了几秒又转头问他。「那个,可以借用一下石切的台词吗?感觉也要像你们那样喊点什么,出刀的气势才更足呢。」


「……」如果提供这种帮助也算是自己的职责的话……「您请。」


虽说没有太多实战经验,但这般程度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吧。这么想着,他稍稍退到一旁,把双手笼进自己宽大的竹绿色衣袖当中,悠哉地进入了观战模式。


「那么——祛邪消灾!!!」


手起刀落间有赤红的液体流了出来。


「哦呀。」他适时地出声赞道。「果然很厉害呢,主上。」


然而对方却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一般,悲痛之情溢于言表。「歪了……」她喃喃开口,语气里带着强烈的绝望。「那个,剩下的部分就麻烦石切了……」说着便垂头丧气地将利器交还给自家近侍,耷拉着并不存在的猫耳朵背过身将惨案现场抛在了脑后。


御神刀顿时忍俊不禁。紧接着又听见她突然换了副腔调,像模像样地做起了战术指挥。「我以审神者的名义宣布,石切现在正式更名为西瓜切!请用你手中的西瓜刀以最快的速度对这两瓣不对称的西瓜进行处理!我一刻也不想再——」


「可以了哦。」


随着话音落下,那个被指定为审神者吃瓜专用的白瓷盘就端到了眼前。均匀切块的西瓜整齐有序地摆在上边,赏心悦目得令人晕眩,切面上的瓜瓤也呈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沙粒质感,每一片都散发着致命的清甜诱惑。


「嗯?这么惊讶的表情……哈哈,是觉得石切丸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吗?」她回过神来,听到了他的自问自答。「嘛,这个夏天在主上身边待了太久,我比起神事似乎已经更擅长切西瓜了呢。」


「切歪了第一刀也好,其他什么意外也好,都没关系的。」他腾出一边手摸了摸她的头。「还有我呢。」


なにもかもうまくいかないって

无论何事都难以尽善尽美

そんなときも あるかもねって

你说 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呢

——《タカラモノ》




3.


「石切的眼睛真好看啊。」


某个普通的夏日午后,偷闲枕在他膝上的少女毫无征兆地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嗯?谢谢。」他低声笑了笑,手里的团扇又往她身上凑近了些,应答的语气像刚从扇底生出来的风那样温和。「毕竟主上偏爱紫色呢。」


「倒不如说正因为它是石切的瞳色所以我才喜欢诶……」少女撇撇嘴表示抗议,想了几秒又做出补充。「而且不仅仅是颜色啦,神采也很重要,石切的眼神就非常地……嗯……温润?虽然这个形容词在现世那边已经被用得比较泛滥成灾了但不得不说还真的是挺贴切的……」


「唔,温润啊……润的话……是指主上现在眼睛里蒙着的那层水光吗……?」


「……?」她眨了眨眼,表情依旧无邪,泪珠却已经滚了出来,沿着脸颊一侧滴落在榻榻米上。


「主上……?」再怎么不谙外世,围观了全程的付丧神也不至于会把这么明显的眼泪当成是所谓温润的示范工具,他放下扇子,用指腹轻柔地抹掉了那道水痕。「烦恼的事情,请和我说说吧。」


这个举动竟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少女的泪开始控制不住的扑簌簌往下掉。「我记不清了……但是好难过……似乎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是石切吗……被血色樱花瓣掩埋的白色大太刀……呜……这种事情……就算是梦也……」


就连她本人也说不清楚,怎么突然间就爆发出了如此强烈的情绪。


「啊啊,那种不祥的梦境……」他赶忙把她从地上捞起来放进自己怀中,拍着她抽动不已的后背哄道。「御神刀会负责祛除掉的。而且……」


他摊开微微发亮的掌心——


「呐,这是御守极,我有好好地戴着,所以不哭了哦。」


「这个是刀锁,主上好像还没见过实物吧?它一直也好好的锁着,我没有钥匙的,所以不哭了哦。」


「还有这个,扑通扑通跳的,感觉得到吗?这是你的,所以不哭了哦。」


教えて欲しい

希望你能告诉我

君の瞳の奥が润んだ理由を

为何泪水润湿了你的眼眶

——《君の诗》


——————————————————


※歌词节选自刀音1石切丸的单人独唱部分

※翻译部分来源于网络,侵删

君之诗这两句有个古风翻译感觉特美(愿能知会于我/你的眉眼深处为何无声温润),但好像和本篇风格不太搭所以没有放上去_(:з」∠)_


看了会有和papa谈恋爱的感觉吗w

最后!第三首看关键字明明感觉很好写,可是好气啊到最后居然想不出婶婶到底因为什么而哭才能让papa这么温柔地问她……脑洞能量严重不足,感觉之后会回炉重造_(:з」∠)_


评论(1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