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婶的战扩捞刀二三事

*自家本丸自家婶

*石切丸婶婶双箭头

*感谢打胁小天使们帮忙捞刀,感谢狐球园长帮忙避开竹林,感谢不动愿意来这座非洲本丸

————————————


审神者看着小本子上的十八个正字重重叹了口气。


九十次。

最初每写一笔都极尽工整,刚刚补全的那个却是潦草不堪。

呜,想要保持平常心果然好难。

尽管事先就猜到可能是持久战,但没想过会有这——么久。

百战以内该是接不回来了。


「主上,暂且休息一下吧。」

近侍提出了建议,劝慰的语气里带着点怜惜。

「您今天很努力了。」

他说话的时候,审神者已经把上一张出阵名单改成了新的。

动作熟练到有些机械。


「再……试试吧。」

审神者起身,把名单交给面前的付丧神。

「这个就麻烦石切了,我还要去趟手入室。大家最近都……辛苦了。」

她没有勇气对上那道视线。

说到底还是怪自己。高强度的出阵,高频率的负伤,都是拜她所赐。


石切丸第一次觉得「勤勉」不全是件好事情。

他张了张口,最终也没说什么。

只是在送走队伍之后,又去做了几遍祈祷。

这大概是留守本丸的自己唯一能为同伴、为主上做的事情了。

据说那片战场,打刀和胁差是最适合的作战刃选。

所以如果擅自请求出阵,会让她感到为难的吧。


此次率队出征的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而他们要在战扩地图里搜索的刀,叫做不动行光。

光与光之间会有奇妙的特殊感应吗?

审神者没深思过这个问题。

对于所谓玄学,她以前就不太在意,更何况是神经接近麻木的现在。

反正结果都一样。偷渡?不存在的。


可这一回还真就感应到了。

第十九个正字的第一笔,不动行光随队归来。


听到消息的审神者立刻拽起近侍奔了出去。

与队伍碰面的时刻,她突然有点恍惚。

只感觉耳中嘈杂人声渐远,画面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


扎着高马尾手拿甘酒瓶的小鬼。

受了伤却依旧神情欢喜的大家。

脸上写满自豪等待被夸的清光。

安静站在身边目光温柔的石切。

……

什么啊,这不是已经得到了吗。

最好的刀,最好的他们。


审神者心底那股无缘由的执念终于被彻底丢进了刀解池。


「欢迎回来。」

「谢谢你们。」


————————————————

【后续】

※关于打胁队

「那位数珠丸大人,我们也会尽快为主上带回来的。」

「不不不你们先安心手入,好好休息,别的之后再说。」

「可是……天下五剑,主上不想早些拿到吗?」

「那种事情随缘就好啦,不能再让大家像之前那样轮番受伤了哦。」

「唔,换个说法,我们打胁队全员的真剑必杀,主上不想早些收集完整吗?」

「……诶诶诶为什么会这么懂???Σ(っ°Д°;)っ」


※关于小酒鬼

「……嗝,我是不动行光,织田信长公最——」

「喜爱的刀!对吧?」

「诶~~你知道啊,那肯定也知道我是把没用的嗝……」

「打住!(转头)石切你去把岩融喊来,噢今剑也一起,就说新来的短刀迫不及待想要特化,审神者拦都拦不住的那种,快去快去。」

「……嗝,我才不想……事到如今即使再怎么变强也……」

「特化贺礼,一个月份量的甘酒,怎么样?」

「哈~让一把废刀上战场嗝……要是抢誉了我也不管的哦。」

「是是是~」


※关于清光光

「主上主上,现在觉得我更加可爱了吧?」

「……嗯???(用力)」

「痛痛痛……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可爱的伤员啦!」

「所—以—说——还不快去手入室排队!修好了才会更可爱不是吗?」

「诶~主上愿意修复我也就是说……我还是被爱——(被某刃注视)咳,这是台词,台词啦!」

「爱着的哦。就像清光爱着红指甲那样~呐,奖励的话,二十个色号够不够?」

「哇啊//////我会更努力打扮的!但是主上的比喻,听不太懂诶???」

「嘛,总之就是,今后也会好好爱惜加州清光这把刀的哦。」


※关于石切丸

「节制第一,主上终于又想起来了啊。」

「……石切应该早点提醒我的嘛。」

「抱歉,这段时间也稍微有些苦恼所以……」

「诶诶?石切有烦恼的事情?对不起……我现在才……」

「很自责呢。一直都没能真正帮上什么忙,作为近侍、作为武器真是太失职了。」

「石切……」

「今天看到主上终于等来了想要的,我也非常开心。说起来,早上求的神签,运势是中吉哦。」

「唔……我知道现在这么说也许很奇怪,但是……」

「嗯?」

「我想要的,从始至终,都只有石切丸,只有你呢。」

————————————————

*补充一点小资料

[石切丸期间限定台词(2016新年神签)]

小吉。感觉这样是最好的。

中吉。等待的人会来……这样吗。

大吉。迎来良缘,失物再现。


理论上写「大吉」看起来会比较好,

但综合台词考虑最后还是用了「中吉」w

评论(1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