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爱屋及乌的主上是种怎样的体验

*自家本丸自家婶

*游戏向,ooc算我的

*根据某次演练实况改编

——————————————

今天的一队也依旧要去演练场。


名单上队长依旧,队员依旧。


集合时闲聊依旧,话题依旧。


「听说刀匠刚刚锻的全是1h30,头都差点被主上摁到炉子里,可真是吓人啊……」


「哦哦~今天的内番是他们当值呀~~+0什么的要打赌吗哈哈哈哈哈~输了的要请人家喝酒哦~~」


「说起来最近好像都没怎么去5-4吧?主上难道已经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了么……emm,不振作起来的话就太不帅气了」


「前段时间说是城管概率up所以暂时避开了那边,现在则是忙着安排打胁队去新战扩地图呢。呼~休养这么久,毛色变得更有光泽了,真想让主上给小狐梳一梳啊」


他们家的审神者,咸鱼依旧,脸黑依旧,以及——


「规矩」依旧。




当石切丸慢条斯理地讲完最后那条注意事项,早已对其烂熟于心的众刃纷纷作理解状点头表示「我们懂的」,然而祥和的气氛中有位金发少年画风不太统一,大张着嘴回了句「啊——又是那样——」,从表情到语调,都透着天然的不加掩饰的符合人设的失意。


安抚小狮子的重任交由石切丸队长负责可谓是顺理成章,一个心性直率,一个形象和蔼,两相作用之下效果十分显著,少年模样的太刀付丧神很快重新鼓足了干劲,言行又活跃起来。


出发前的小插曲就此拉下帷幕,队长大人一脸宽慰地领着队伍抵达了目的地。




演练场顾名思义,是用于训练演习的地方,刀剑男士们可以在这里与其他本丸的队伍进行切磋,交流经验,检视不足。对战过程中造成的是虚拟伤害,每场清算完毕就会自行消失,理论上不会产生真实痛感,实际上也是如此。


可无论怎么说,被打成重伤总归不是什么太好的体验。


这正是审神者经常委派一队去完成演练日课的原因。全员lv99的等级,太刀+大太的配置,应付中等偏上难度的演练绰绰有余,大多数时候都能做到无伤取胜。


当然,他们偶尔也会遇到比较麻烦的情形。比如某些实力超群的对手,又比如,某振涉及「规矩」的刀剑。




第一场。


飞快扫了对面一眼,没有发现敌情,石切丸明显能感觉到身旁那几位很是惊喜,瞬间个个亮起神采,气场全开,挥出的刀风比平时凌厉不少,甚至连机动都仿佛有所提高,攻击节奏快得让他更加难以跟上。


但其实如果石切丸稍作留意,就会发现自己同样状态奇佳。包括拔刀前那句「那么,在训练的同时也帮你们祛除灾厄吧」,也轻盈得犹如蝶翼。


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情况皆然。


众刃久违地体会到了在演练场里放飞自我的愉悦,像什么「豪迈奔放」「酣畅淋漓」之类的形容词,他们还可以再收下三百个。


今天份的加持祈祷是真的!


队员们简直想把石切丸抛起来。


最终令他们打消这个念头的,不是大太刀的体形重量,而是最后一组上场的对手。




双方行鞠躬礼时间。


保持微笑的几刃先是齐刷刷向站在队首的石切丸投去复杂的目光,随后弯下身来,短暂地露出了一个「该来的总会来的」的愁苦表情。


对面的阵容里,也有一位身着绿色狩衣的神官。


这意味着什么呢?




「papa那么可爱!你们不许打他!」


审神者这句话犹在耳畔,夸张的语气配上她当时鼓起的脸颊,任谁听了都会以为是在开玩笑——然而第二天它就被原封不动地写到了演练须知里边,据说见过手稿配图的刃都笑进了手入室。




这意味着不能进行无差别攻击。


所以每当遇上,他们都必须收起本能,把控好刀锋走向,在解决其他刃的同时避开那枚绿色地雷。最大的难点在于,要让整个过程显得流畅自然不做作,否则很容易给对面留下我方不尊重演练、不尊重对手的恶劣印象。


天知道这种操作对石切丸来说有多困难。


大太这个刀种吧,刀身长,范围广,除既定目标之外,他也着实是拿捏不准每道斩击具体会落到谁身上。


眼看着刚刚又差点划破「自己」的衣摆,石切丸暗暗惊出一头冷汗。平日里以沉稳著称的御神刀,将为数不多的紧张情绪都用进了这种场合。


……主上的爱意真是沉重如山。


好像应该感到高兴,又好像哪里怪怪的。




在众刃的精心呵护下,第五场演练以战败方留存一根独苗告终。


日课任务圆满完成。


听见对面那位石切丸被自家同伴接连调侃「机动又全用在闪避上了呀」,这边的六刃默默对视几眼,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离开了演练场。


嘛,也算是另一种修炼吧。精准的攻击也是强大战斗力的表现啊。


谁让他们家主上是个石切丸痴汉呢。


——————————————

※隔壁本丸。

审神者玩味地看着近几天的演练报告。

「这场,这场,还有这场,噢今天也有一场,都是石切丸以外的全员重伤加战线崩坏呢。」

她抬眼看向满脸无辜的神官。

「似乎被特殊对待了哦?还是说……有神明的庇佑?」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