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婶】小段子8·睡前

「!!」

石切丸一进屋就绷紧了神经。

眼前的榻榻米上直挺挺躺着个人形物体,脸部惨白血色全无。


「……」

三秒后他默默松开了握紧御币的手,神情也跟着缓和下来——那股气息,是自家主上无疑,加之那一缕薄荷清香,正是她入夏后新换浴液的味道。

就连那张怪异的白色面具,他也确实见过。

只是没想到「全程旁观」与「猛然乍看」的视觉体验竟会有如此惊人的差异,以至于那句「消灾除厄」都已经冲到了嘴边,好在反应及时,否则怕是会闹出笑话,更有可能会吓着她。

忍不住又多打量几眼,付丧神暗暗弯起了唇角,那副姿态,其实也挺可爱的。


他缓步去到少女身边拢袖坐下,饶有兴致地看了看放在一旁的方形包装,似是有所发现,又转而将视线落在她脸上。


「石-切-回-来-啦?」

这句完全棒读的台词出自审神者之口,敷过面膜的姑娘们都知道原因。为了让语气听着不那么死板,她还在话尾努力拗出了个问号。

她这位尽心尽责的近侍,每晚睡前都会出门例行巡视一番,风雨无阻雷打不动。但由于有防护结界的关系,本丸内部安全级别很高,所以警戒工作相对轻松,那么除此以外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检查公共区域门窗有没有关好以及提醒小年轻们早点休息之类的事情了……吧?

根本就是个兢兢业业的宿管老师嘛。


「啊,是的。一切安好,请主上放心。」

「那-就——呼,那就好!近侍大人辛苦啦!」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审神者索性取下面膜坐了起来,她可不想一直僵着脸和石切丸对话。

然后她发现自己受到了长久的注视。就算嘴上说着「职责所在,不辛苦的」,他也没把目光从她脸上挪开。

那不是宿管老师的眼神,尽管他刚才还在扮演这个角色。


……怎、怎么了?

……总不可能是敷了个面膜就惊为天人了吧?

……难道过敏了?

……好像……是有点烫?


「石切?在、在看什么?」

「唔……没有肿包呢。」

「哈?」

「是已经消退了吗……果然很强大啊,那个的力量。」

「……」

审神者在脑内绕了九曲十八弯,才总算听明白——石切丸以为她用的是祛痘面膜。虽说表现不太明显,但潜意识里似乎相当在意,夸赞同行很厉害什么的,怎么想都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啊。

她纳闷地捞过包装袋看了一眼,自己明明拿的是补水的……诶??????

御神刀的无声控诉原来是真的。

这就很尴尬了。


然而机智如审神者,瞬间就制定出了完美的补救计划。


「什么呀,才没有长肿包。」

她尽可能地让语气淡定,捏着那片面膜把它塞回袋子里,随手丢进了纸篓。「这个也没有那种功效。」


残留着黏糊触感的指尖划过付丧神的脸。


「有些事情……只想交给石切来做哦。」




※次日,石切丸终于接到了久违的斩除肿包的委托。

请问:谁长痘了?为什么?(更深层次的)为什么?

——————————————

【悲痛欲绝.jpg】

嗨呀,这么点字修修改改写了三四天

大概是迄今为止自我感觉最怪的一篇

状态奇差,怎么都抓不稳重点

明明最开始只想写石切丸vs祛痘面膜来着

——————————————

※石切婶小段子系列《清晨》/《雨夜》/《治愈》/《好奇》/《唯独》/《安眠》/《日课》/《童心》

评论(11)
热度(24)